私隱專員:網絡起底「武器化」

東方日報
黃繼兒
黃繼兒

【本報訊】不少人在反修例風波中被「起底」,其中警員及其家屬情況更為嚴重。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黃繼兒(圖)表示,六月中至今收到二千三百七十多宗涉及「起底」的投訴個案,當中有六百九十四宗涉及警員,認為現時網絡起底已經「武器化」,而禁制令有助私隱署處理投訴,但承認實際執行時會有困難。

高等法院早前批出臨時禁制令,禁止公開警員及其家人的個人資料。黃繼兒指,今次申請禁制令的原告是律政司司長及警務處處長,與公署的權力不同,由於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他不適宜多作揣測。但指出,申請臨時禁制令是基於守護公眾利益,屬監管行為性質為主,公署則是保障個人資料,以監管刑事行為,兩者作用有別,但強調協助或教唆進行受禁止的行為,亦屬違反禁令。

禁制令有助公署處理個案

黃繼兒續稱,臨時禁制令涵蓋的範圍較現時的《私隱條例》更廣,在公署處理個案時有一定幫助,但因為現時制度中沒有實名登記制度,犯事者可以使用虛假的名稱登記,電腦上的登記地址亦可能不相符,因此要找出犯事者仍然有一定困難。

黃指出,原先警員被起底的個案佔七成,現時只佔三成,但公署在處理個案時會一視同仁,建議在《私隱條例》加一段條款,第一是可獨立發出禁制式命令,毋須到法庭;其次是可以支持或協助受害人申請禁制式命令。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