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追夢記】寵物暫托家長張丹蕾Dana:「當牠們曾經得到一個家和你的愛已經很好。」

ada
·3 分鐘文章

絕望的2020年終於過去,新一年我們都需要一點動力重新出發,我們找來4位女性的經歷就能為你注入滿滿的正能量。她們身處社會上不同崗位,主動創造出職業以外的第二身分,著眼於大家日常生活容易忽略的問題,並發揮微小的力量為其他生命帶來希望。她們做的事或許微不足道,卻在這個艱難的年頭提醒我們,身邊仍有這些好人好事默默發生。 張丹蕾—期間限定的主子 拍攝當天,張丹蕾(Dana)帶著兩隻貓咪前來,整個影樓一下子熱鬧起來。看著兩位又萌又活潑的主子,誰想到牠們曾經徘徊在生死邊緣。灰白色的Day Day以前身處的繁殖場發生貓瘟,差點救不回來;黑貓Dolly在出世當天就成為孤兒流落街頭……但牠們都很幸運遇上Dana,在關愛中延續貓生命。 時下鼓吹「領養不棄養」,動物在被領養前都會住進收容所,但若收容所遇上土地問題,就需要有心人為牠們提供臨時住處,Dana的家就是其中之一。身為慈善機構香港拯救貓狗協會的暫托家長,Dana家裡的成員經常有變,計上照片中的兩隻貓咪,此刻她家裡住了6貓1狗。照顧這些動物比一般貓奴狗奴更花心力,因為牠們通常經歷流浪或遇過其他慘痛遭遇,身體或需長期治療,個性也要慢慢馴化才能入屋,Dana都很有耐性,用愛心感化每一隻動物。在工作休假的日子,她通常都會宅在家陪伴牠們,雖然偶而會覺得困身,但Dana相信暫托的角色很重要。「有時狗場爆滿,甚至要停止拯救。所以我經常呼籲大家加入暫托,有更多暫托才能救到更多生命。」遇上特別情況,暫托家長更要承受非一般的壓力,Dana分享她最深刻的暫托case。「在成為暫托家長不久,我們收到一隻流浪狗的求助個案。當時牠非常瘦弱、全身潰爛並發出惡臭,沒有家長願意收留,掙扎過後我決定帶牠回家。但因為牠的狀態實在太差,帶牠出街散步曾被陌生人罵我虐狗,甚至有鄰居報警想告我虐畜。現時牠已經完全康復,跟牠相處久了變得熟絡,我忍不住『沉船』收養牠。」

只在乎曾經擁有愛 除暫托以外,Dana亦會走到前線拯救貓狗。機構收到求助後,就會派出義工到現場帶走動物,替牠們絕育後放生,幫助減少流浪動物。日常團隊幾乎做不停手,特別在颱風後的日子,一星期要出動4、5天。在Dana當上義工的5年來,她目睹過無數血淋淋的場面,說不怕是騙人的,但隨著時間久了,Dana也對生命多了體會。「我家狗狗年紀漸大,以前經常會想牠過身後我可能會哭半年。但經歷了這麼多,我發現有些動物的處境實在太慘,當牠們曾經得到一個家和你的愛已經很好。」市面上仍有大量貓狗等著被拯救和寄養,而Dana的家門繼續為動物而開,「其實比起我救了牠們,我的收穫反而更多,那種滿足感和快樂是不能被取代的。只要時間和心力負擔得到,我都會一直做下去。」

Text: Ada Lee & Daphne Wu Photography: Raymond Chan 延伸閱讀:做帶貨直播可以賺錢又出名?直播主陳嘉桓分享實際工作內容和好處

相關文章:

Michelle: 我是婚禮策劃人 #完美婚禮不僅是兩個人的事 Kim:我是本地珍珠品牌主理人 #珍珠不代表成熟 年輕女生透過珍珠可引發內在氣質 Mina: 我是健身教練 #健身助我走出抑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