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任首相誕生,日本內政外交何去何從?

·3 分鐘文章

2021年9月6日,日本首相菅義偉宣布不會尋求連任自民黨總裁,這一出人意料的決定,使得9月29日進行投開票的自民黨總裁選舉橫生變數。前自民黨政調會長岸田文雄、前總務相高市早苗、行政改革擔當相河野太郎和自民黨代理幹事長野田聖子,相繼宣布參與角逐,令本屆總裁選舉成為近年來最激烈、最具戲劇性的一屆選舉。

此次自民黨總裁選舉的特殊之處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第一,「派閥」歷來在自民黨總裁選舉中發揮着舉足輕重,甚至是決定性的作用。例如,2020年8月底,前首相安倍晉三突然因病辭職後,經幹事長二階俊博等人斡旋,自民黨7個派閥中的5個聯手支持菅義偉,使他順利擊敗同時參選的岸田文雄與石破茂,接任黨總裁和首相。然而,此次選舉卻出現各派閥放棄統一為某個候選人背書、認可成員獨立選擇候選人的特殊局面。除了岸田任會長的岸田派(又稱「宏池會」)支持本派領袖,以及竹下派(又稱「平成研究會」)表態「原則上支持岸田」以外,另外5個派閥內部都產生了分歧。如黨內最大的派閥細田派(又稱「清和政策研究會」)便一分為二,分別支持岸田和高市。

自民黨總裁選舉的特殊之處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派閥凝聚力的削弱、注重政策較量、女性參選。這第一百任首相的誕生條件帶著變革的新鋭意味,為向來沉穩甚至沉悶的日本政局帶來新鮮空氣。

派閥凝聚力的削弱,一是由於小選區與比例代表制的導入強化了政黨領導層的權力;二是由於安倍長期執政期間,派閥政治的傳統格局出現鬆動。自民黨內當選國會議員次數在三次及以下的資淺成員尤其反感派閥的約束,他們組建了「黨風一新之會」,主張提高選舉過程的透明度,自主決定投票對象,對被「2A、2F」(2A指安倍和麻生太郎,2F指二階俊博)操控的密室政治發起挑戰。派閥勢力的缺位使此次選舉的懸念保持到了最後一刻。

其次,在派閥統合力消退的背景下,選戰的重心很大程度轉向了候選人政策主張的較量,使得此次選舉成為近年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最注重政策的一屆。四名候選人就Covid-19疫情應對措施、經濟與社會保障、自民黨改革、能源與環境、安保與外交等領域提出的政策被反覆比較和論證,自民黨成員對這些問題的態度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黨總裁的歸屬。岸田的獲勝表明,秉持穩健保守的施政理念,繼承和發展自民黨長期以來政策的方針,得到了大多數黨內成員的認可。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930-opinion-japan-prime-minister/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