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急救員與警員示威場上「交手」

Alvin
The News Lens

文:Alvin

一直在反送中示威現場的阿謙有First Aid牌,最近選擇接受媒體訪問說出8.31太子站當日的情況。阿謙本身是做廣告的,但他不願透露他與其他First Aid的聯繫,他說是想保護其他人的身份。社會正蔓延一場「白色恐佈」,上場救人,也可能飯碗不保。更甚的是,可能會被冠上罪名。

一名義務First Aid在觀塘站被搜出3把剪刀、生理鹽水,就以非法集結及藏有攻擊性武器被捕;3名在太子站的First Aid被警員要求在站內面壁搜查,後來也傳出被捕消息;一直在示威現場調解的社工陳虹秀更在灣仔被捕,控以暴動罪。阿謙聽到這些事都說會好擔心:

「其實係驚的,因為他們(警方)有權說我曾經出現在現場,就指控我非法集結。特別係在8.31後,我接受了不同傳媒訪問,去講自己親眼見到的真相,我選擇用真名、出樣。

不過,我覺得作為一個First Aid,我係一個好中立的角色。就算我有政見上不同,但我穿上First Aid背心做急救,我是中立,就算警察受傷,我都會去救,縱使我唔認同他們的做法,但穿起背心時,我眼中只有傷者,就算他是拿著鐵鎚去打黑衫人的那個阿叔,如果他被人打傷,我都會去幫佢。

我亦擔心最近的訪問,最終會有人上門拘捕指我非法集結,但係如果大家都只是因為擔心而不去揭露真相,那我也是有份去散播白色恐佈,我想停止白色恐佈,所以我選擇將我見到的事講出來。(即使有人被控暴動都會繼續出來做First Aid?)係!」

【紀實】急救員與警員示威場上「交手」
【紀實】急救員與警員示威場上「交手」

與防暴警、速龍小隊「交手」

阿謙也談到了一些自己做First Aid以來與防暴警、速龍小隊「交手」的經歷:

「曾在深水埗,見到5、6個警察拘捕一個人。我們說希望入去看看被捕者有沒有傷,若有傷就處理,無我們就馬上出來,但遭警方阻止。他們說他們有急救員,他覺得我們不是專業,所以拒絕我們入來檢查傷勢。

另一次在尖沙咀柏麗大道,速龍衝出來拉人時,我們很快靠近傷者,速龍就沒有阻止,但當然他們有部份人對我們極不禮貌,但也有些人⋯⋯我形容為『還好』啦。當時有一個被捕女生很害怕,我身邊的First Aid要求速龍不要那麼惡,然後那個速龍就說自己不是惡,只是隔著個mask要很大聲,又說知道個女仔很驚,已經盡量不說話。這是我親耳聽到的。但他旁邊的速龍則用頭盔的電筒故意照著我的眼睛,又用粗口鬧我,又說聽唔到我講嘢,要我除口罩,但他旁邊的速龍就將他拉開。

事實上,你會在現場遇到幾極端的警員。同一日在金馬倫道,我們讓開,讓一隊防暴走過,但有便衣叫回那隊防暴去檢查我們,說『過去,睇吓佢哋係記者,係急救,定乜鳩』。

(有無試過畀警察阻你救嚴重傷者?)唔知係唔係好彩,暫時無見過好嚴重傷者。但一旦防暴警已重重包圍了示威者,就算頭破血流都好,你都無機會見到個傷者,但只要你係警察圍上來之前,只有一兩個警員,都有機會處理,但當然警察也有權拒絕急救。」

而近日警方對於拒絕義務急救員協助,又解釋太子站當日也有派出自己的「急救員」,阿謙就這樣回應:

「有見過裝備如防暴警一樣的,只是背上多一個救護的label。我有見過他們與被捕者作詢問,但不知他們談什麼。不過,我也有見過他們拿索帶索人。」

這篇文章來自

【紀實】急救員與警員示威場上「交手」
【紀實】急救員與警員示威場上「交手」

你應該會有興趣看...

☞ 房屋問題,是反送中運動的深層次矛盾?

☞ 邊個「教壞」香港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