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沒電影般美好

image

每個旅遊記者都有盲點,我認識的旅記,環遊全世界,竟然未去過曼谷。

我的盲點,是美國。老實說,從來沒有去過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沒有很大慾望去美國,美食、藝術、文化,美國有自己精彩的地方但卻不是獨一無二。粗糙版的法國菜,大堆頭的意大利菜,美日融合的加州卷,看來非常特別,但都是美國人自己演繹的版本,大多數的時候,都不怎麼吸引我。而且對於一個旅遊人來講,不如先去發源地品嚐;美國工業化的食品,也叫我對這個地方卻步。

但無論如何,我認為是時候要去一去美國了,去年走一趟加州,人生第一次去紐約,只是上兩個月的事。

image

出發之前,興奮莫名,看着自己的餐廳名單,水蛇春長,到底去哪一間先呢?很多名店,比如Katz Deli,Peter Luger 牛扒,Magnolia的杯子蛋糕,耳熟能詳,但是真正在地圖上,卻毫無頭緒。

當然一如以往,我還是決定去到才看看怎麼樣,之前預訂的餐廳,恐怕只有Blue Hill at Stone Barn一間,而且也不在紐約市中心;要去看的地方,去了Whitney Museum ,出奇地非常非常喜歡,這間當代藝術博物館,本身的建築和地點已經值得一去,能俯瞰紐約市的美景以及海旁碼頭的風光,當然博物館的館藏亦非常精彩。

MOMA暫時停開,我住在對面的Bacarrat Hotel,唯有去它的精品店逛逛當做朝聖。

image

遊走在大街小巷,走了好幾天之後,我有一個非常強烈的感覺:紐約並不陌生。

好像什麼都似曾相識,黃色的士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奔馳,捲出一縷白煙,這不就是《Sex and the City》的開場一幕嗎?黃色的校巴,也曾在無數的電影中見過;啡紅色的磚造建築,後面的門,有貼在牆上丶外露的樓梯,這是紐約獨有的風光,原本是消防的走火通道,現在已經變成所有紐約公寓的特色。

image

除了建築物,原來我對紐約的地方也不陌生,Lower east side、Soho、Brooklyn,這些地方、這些圖案,原來已經透過流行文化,一點一點植根在我的腦內;熱狗、比薩、Deli美食,原來我也略知一二,當然真正放到自己面前,真正品嚐的時候,其實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美好,Katz Delin的煙牛肉三文治好乾;紐約的街頭熱狗,老實說,垃圾到不行;紐約市整體來講,很多地方,也是過譽了,質量與價格不成正比,好多時候付上$600港幣,還是覺得沒有吃到什麼好的。

image

無論如何,總算來過大蘋果,可能之前覺得紐約實在太遙遠,無論是機程還是時差,不過有時覺得好些地方,跟自己相距十萬八千里,但事實上並不遙遠,只差你踏出那一步,便能夠開創另一片天。

無論喜歡與否,首先去吧,不嘗試,怎會知道呢?

年歲漸長,我相信人生也是如此,好多時候人與人之間,明明感覺毫不相關,個性相距千里,你在東邊我在西邊,有一天機緣來到遇上了,卻發現無論成長背景如何不同,二人都能夠馬上connect,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可是如果一開始,你以大家風馬牛不相及為名,不想多走一步,恐防會錯過了一段美好的友誼。

無論是人際關係還是旅遊,如果你還在掙扎,是否應該踏出那一步,放心,去吧。

image

撰文 / 攝影:Gloria Chung
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