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院生涯最後3日 馬道立臨走死撐 駁斥司法改革

東方日報
·4 分鐘文章
馬道立離任在即仍死撐,指任何人都可批評司法機構,但一定要有理據。(陳德賢攝)
馬道立離任在即仍死撐,指任何人都可批評司法機構,但一定要有理據。(陳德賢攝)

近年社會對法官判決標準不一有爭議,批評司法不公及獨大。即將於本周五(8日)離任的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昨日舉行記者會,指法官不會想被任何人的政治意見影響,不反對改革司法機構,但認為必須要有理據,難以接受有人只單純不喜歡法庭判決就指「法治已死」。有學者及議員批評馬道立以司法公正作擋箭牌,不願正視多宗具爭議和偏差的判決,形容是自打嘴巴,又指改革司法機構理據充分,直斥馬道立漠視公眾訴求。

馬道立表示,希望市民可尊重司法制度和法治,任何人都可以批評司法機構和法官的工作和判決,但一定要有理據、理由;他不反對改革司法機構,如有地方改善會跟進,但需要給予細節、理由及理據,他指「但如果說我不喜歡你今天的判決、昨天的判決,或明天的判決,所以你要改革,這不是特別好的理由,很多市民會覺得很難接受,如果你意思是次次想打官司時都一定要贏,如果不能贏才要改革,這不是特別好的理由。」

談「三權分立」 曾掀政治爭議

對於「三權分立」原則,馬道立被問到現時其立場時,承認過去提及三權分立用字變成政治爭議,但強調自己只談法律不談政治,香港最需要有司法獨立,《基本法》中有3條條文強調香港有司法獨立,又重申自己立場一直不變,只着重法律問題,至於政治方面是否有變化他則不評論。近年司法機構亦曾多次就部分案件發聲明,馬道立認為有需要向市民作澄清,又指要讓市民了解制度,不論律政司或司法機構都有責任。

他又指擔任終院首席法官10年期間,中央沒有向他或司法機構施壓,而上周獲委任為國安法指定法官,他指獲委任令他有權處理壹傳媒黎智英涉違《港區國安法》案,對此沒有感到慶幸或不快,反而是沒有任何感覺,亦並非對《港區國安法》有信心,只是單純繼續履行法官責任。至於在退休後會否出任非常任法官,馬道立表明不會,現時不清楚退休後會有甚麼工作,留待下個月才思考,又指不擔心因曾處理與《港區國安法》的案件而被制裁。

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認為馬道立應「早走早着」,臨別還發表如此多言論,言論甚至影響下一任法官,完全是「攪局」。陳又反問馬道立,能否拿出證據證明本地法官公正?他批評,馬道立以司法獨立和司法公正作擋箭牌,惟社會和大眾卻發現多宗具爭議和偏差的判決,甚至連他自己亦推翻下級法官對壹傳媒黎智英保釋的判決,簡直是自打嘴巴。陳又指,任何制度都不能墨守成規,出現問題就需要改革,批評馬道立在任時一直沒有推行司法改革,源於馬道立非常「戀殖」,認為殖民地時代的制度是最完美的,才會拖延改革,為官避事,打算留待下一任處理。

各界憂司法獨大 法官「無王管」

議員葛珮帆認為,公道自在人心,司法是否公平公正,不是馬道立說了算,又指不少市民曾對改革司法機構提出理據,有關理據充分,直斥馬道立現時是對市民意見充耳不聞,屬於死撐。對於馬道立強調司法獨立最重要,葛則指,從司法機構處理對法官的投訴方面,令人有感是司法獨大而非司法獨立,質疑並非公平公正,更憂慮法官是「無王管」。葛又提到立法會曾就設立量刑委員會一事作研究報告,形容建議很相當具體,反問馬道立還需要甚麼細節,才研究改革司法機構。



有學者認為馬道立推翻下級法官對壹傳媒黎智英(中)保釋的判決是自打嘴巴。
有學者認為馬道立推翻下級法官對壹傳媒黎智英(中)保釋的判決是自打嘴巴。
各界逐一反駁馬道立言論
各界逐一反駁馬道立言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