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法庭權威 免司法崩潰

星島日報

【星島日報報道】在三年前的佔領行動中,拒絕依從法庭頒令離開旺角佔領區的九個示威者,昨日被裁定藐視法庭罪名成立,進一步撥開佔運期間瀰漫滿天的司法迷霧,確定法庭權威,鞏固本港法治不可動搖的基礎。

當年大批示威人士佔據金鐘、銅鑼灣和旺角三區道路,以旺角佔領區最為混亂,參與者品流複雜,對周邊商戶和民居的滋擾最為嚴重。以當時示威者與警方對峙的氣氛,如果由警方清場,勢必引起激烈反彈,更會釀成流血衝突。

最後,由受馬路阻塞導致生意大受損失的小巴營運商,成功向法庭申請強制令,要示威者離開現場。

混淆視聽鼓勵心存僥倖

佔領人士大為不滿,指政府「拖法庭落水」,有人部署上訴以推翻法庭頒令;不過,上訴庭以其理據不足而拒絕批出上訴許可。同時坊間出現種種混淆視聽的言論,有人指稱可以不理法庭的民事頒令,或者提出種種規避責任的藉口,企圖在示威者心中形成一種僥倖心態,以為抗拒法庭命令也不用負刑責,因而把行動延續下去,導致當時特首梁振英公開警告這類想法危險,大律師公會亦發聲明以正視聽。

旺角佔領區於二○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由法庭執達吏在警方協助下清場,今次案件處理清場期間被捕的其中一批二十人,當中兩個學生組織領袖黃之鋒和岑敖輝等十一人已經認罪,餘下九個否認控罪的被告,昨日亦被裁定罪名成立。觀乎這些人透過律師或親身提出的抗辯理由,有的辯稱僅是路過現場,有的說自己欲離場而不能,或只是在採訪,都希望僥倖過關,但在證據確鑿下鑽不出空子。

法官在判詞中清楚指明,有關刑事藐視法庭的定罪條件,不一定要證明被告人有特定意圖干擾司法工作,只要顯示被告有意作出構成藐視法庭的犯罪行為,損害或干擾司法工作的妥善執行,已經足以定罪。

換言之,律政司只要證明這些人堅持逗留現場,阻礙或干擾別人執行法庭頒令,已經可以裁定有罪。藐視法庭的定罪條件非常清晰簡單,正如不少民事訴訟中,當一些強行佔用他人土地者被法庭頒令離開時,他們不遵從,就可以藐視法庭定罪。

法庭絕不能變無牙老虎

藐視法庭的定罪範圍很廣泛,由在法庭上講粗口辱罵法官,到今次拒絕依從法庭的頒令,都包括在內,旨在確保法庭的權威和尊嚴,以及法庭的裁決得以落實執行。

試想像,如果其他市民都像今次這批被告那樣,不理會法庭命令,卻不用受處罰,那麼,欠僱員薪酬的老闆就可以漠視法庭頒令繼續拖欠,市民索償打贏官司也收不到賠償,商業糾紛判決得不到執行,強佔他人物業的「入侵者」也不會被趕走,勢必導致司法制度崩潰,投資者和市民信心大失,社會將會大亂。

法官判辭開宗明義表明,佔領行動的對錯,並非法庭在本案中要處理的問題,主要考慮各被告抗拒法庭頒令是否犯法。這是佔領行動官司中涉及政治元素最少的一宗判案。

案件要處理的,是各被告對法庭頒令的藐視。法庭權威是司法制度的基礎,為了維持本港法治,確保市民權益和公義伸張,絕對不容法庭的裁決和頒令變成無牙老虎。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