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前專訪】罷免案未過關,黃捷成功留任高雄市議員

端傳媒記者 何欣潔、陳莉雅 發自高雄
·10 分鐘文章

2021年2月6日,台灣高雄鳳山區無黨籍市議員黃捷罷免案舉行投票,最終投票結果,不同意票6萬5258票,高於同意票5萬5394票,未達通過門檻,投票率41.54%。黃捷已召開記者會宣布「罷免失敗、留任成功」,並銘謝鄉親賜票。

此一投票率,與上一次罷免韓國瑜的投票率相仿,以一場地方性的罷免投票而言,可謂投票率相當高。不過上次韓國瑜採取「冷處理」方式面對罷免,因此挺韓的選民沒有前往投票,這次雙方都以「熱動員」直球對決,因此創下高投票率的紀錄。

依台灣《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罷免案通過必須有兩個要件:一是「同意」罷免票數多於「不同意」罷免票數,二是「同意」罷免票數需超過選區投票人數25%。根據高雄市選委會公布,鳳山區有效投票人數為29萬1566人,罷免門檻為7萬2892人。

黃捷,高雄鳳山人,出生於1993年,台大公衛系、社會系雙學位畢業。原為三一八學運後新興政黨「時代力量」成員,並代表時代力量參選2018年市議員選舉,當選後,因故退黨,以無黨籍身分持續問政。

2021年2月2日高雄,黃捷在街頭呼籲投不同意票罷免票。
2021年2月2日高雄,黃捷在街頭呼籲投不同意票罷免票。

黃捷為台灣「太陽花世代」從政青年代表人物之一,與同樣自時代力量退黨的立法委員林昶佐友好。在選舉期間,黃捷除了提出地方層級的政治主張,也明確表態支持同志婚姻合法化。黃捷同時也加入政團「二〇四六 台灣」,該政團主張台灣應啟動憲政改革,並以2046年為目標,往「正常國家」之路邁進。

2019年,黃捷於質詢前高雄市長韓國瑜高雄自由經濟示範區相關議題時,雙方出現爭執,直播畫面上出現黃捷「翻白眼」動作,被韓國瑜支持者認為不敬,成為許多韓國瑜支持者厭惡的對象。2020年,對黃捷不滿的民眾發起罷免,依法成案。

近月餘,「挺捷」與「罷捷」雙方人馬在鳳山街頭各自宣傳、造勢,呼籲選民出門投下神聖一票。雙方工作人員均同意,一開始「罷捷」選情不算太熱,但直到蔡英文在一月下旬公開表態要「保黃捷」之後,雙方開始全力動員,選情開始加熱,街頭時常可見雙方的宣傳標語、車隊掃街、甚至成員直接隔空互嗆,讓鳳山彷彿又過了一次「選舉年」洗禮。

2021年1月23日高雄,尹立、張博洋、陳冠榮,呼籲選民投下不同意罷免票。
2021年1月23日高雄,尹立、張博洋、陳冠榮,呼籲選民投下不同意罷免票。

黃捷所在的鳳山區,為高雄少數幾個仍有眷村(1949年後政府用以安置隨中央來台軍隊的眷舍)的區域,同時也有廣大的本地閩南、客家老聚落,隨著近年高雄行政與發展重心向此地移動,也有相當數量的「新鳳山人」,即與本地社會關連相對較弱、新移居到此地的大廈住戶。無論在省籍、階級分布上,都相當均質。

在選前接受端傳媒專訪時,黃捷分析,2018年投票給自己的支持者,還是以年輕族群居多,「其他議員去市場走動,會聽到『我上次有投給你』,我出去走動,最常聽到的是『我小孩上次有投給你』或者『我可以跟你拍照傳給我小孩嗎』,蠻有趣的。」

黃捷坦言,罷免這仗並不好打,「台灣民眾已經習慣投票,就是『支持我就來正面投我』,就算之前罷免,韓國瑜反罷免的策略也是『支持我就不要參與罷免投票』,但我是要說服大家『支持我就出門投不同意票』,可以說是一件史無前例的事情,要花一點力氣向民眾解釋。」

黃捷所面臨的困境,源自於罷免投票「say yes to no / say no to yes」的矛盾性質,這與選舉口號所需要的簡潔、清晰、易懂特質相互矛盾。相對於黃捷的困境,罷捷方的宣傳策略顯得更好發揮。他們運用黃捷姓名諧音,自稱「鳳山清捷隊」,並喊出「打掃清捷好過年」等詼諧台詞,士氣暢旺。

2021年2月2日高雄,市民在街頭呼籲投票罷免黃捷。
2021年2月2日高雄,市民在街頭呼籲投票罷免黃捷。

在蔡英文宣布相挺之後,民進黨公職開始全力相挺,原本相對「冷」的罷免選情加熱,激發許多「反捷」方積極拉票,成為藍綠對決的新戰場,這是否會讓無黨籍的黃捷覺得困擾?

「台灣就是有兩大政黨,藍綠對決,很難避免,」黃捷表示,在她看來,兩黨都有自身的議程,而選擇支持她的民進黨,「其實還是看這個罷免到底合不合理?這個報復性罷免合理嗎?我想這些民進黨的朋友,是站在理念、站在民主這一方而做出的選擇。」

鳳山區鎮南里里長楊三吉,已經在當地連任四屆里長,並同時擔任當地宮廟「五甲龍成宮」副主委,對當地生態十分熟稔。楊三吉認為,這次罷捷,「很明顯報復性罷免啦!尤其是桃園罷免王浩宇通過了,現在韓國瑜支持者氣勢正旺。」

楊三吉分析,鳳山區的「藍綠基本盤」(指無論如何都會支持國民黨、民進黨的死忠鐵票)差距沒有很大,兩邊勢力相當,所以國民黨若要真的動員罷捷,還是能開出一定的票數。

楊三吉觀察,在這次罷捷投票中,兩黨各自都有自己的考量。「國民黨這次就用『反萊豬』動員,現在大路上也有機車動員。民進黨現在內部就有個聲音是,『這次過了就慘了,沒完沒了』,所以一些立委、議員,會去站路口或是去市場幫忙宣傳。」

楊三吉自身是民進黨支持者,他說,自己也有加減去問里民(指多多少少問一下),請大家去投反對票。「雖然說黃捷不是民進黨,但這次罷免她的理由比較牽強,我跟她接觸過,我感覺她還不錯,」楊三吉如是說。

2021年2月2日高雄,一架貨車掛上宣傳橫額呼籲市民投不同意罷免票。
2021年2月2日高雄,一架貨車掛上宣傳橫額呼籲市民投不同意罷免票。

根據端傳媒在鳳山街頭探訪,公開支持罷免黃捷的勢力,有主張「維護四維八德」為宗旨的「天下為公」團隊、以反對同志婚姻為主幹的「安定力量」等,也間或有「反萊豬」的公民團體一同參與。

「天下為公」團隊成員在受訪時說法均一致,指黃捷在高雄市議會的「萊豬」(含萊克多巴胺的美國豬肉)投票時,選擇缺席,是一個罔顧市民食安權益的議員,因此要將之罷免。不過,再深入細聊,他們便會表達,自己對黃捷在同志婚姻、香港抗爭的立場相當不滿。

一名參與「天下為公」團隊、積極「站路口」宣傳罷捷的女性志工,同樣也對黃捷在同志婚姻上的態度十分不滿,「我們尊重同性戀,但你安靜一點就好,不但一直講,連在軍隊裡面同志結婚(指台灣軍方舉辦的集團結婚中有兩對同志新人),我覺得有點太奇怪了。」

這位女性志工並不諱言,自己在上次選舉中就是韓國瑜的支持者。她指著自己身上配戴的小小國旗圖樣表示,「現在除了國慶日以外,我們都不會穿國旗裝出門,以免害到韓國瑜。」

「同性戀現在也都可以結婚了,他們為什麼還要那麼高調?你希望你的小孩以後都跟誰結婚?男生?女生?」一名受訪的男性志工表示,他認為,同性戀沒有子孫,因此才會如此不在意小孩吃到含有萊克多巴胺的豬肉,他更強調,黃捷就是因為「自己也是同性戀」,才會想要把「全鳳山的小孩都帶壞。」

除了「天下為公」團隊之外,以相挺韓國瑜出名的直播主「杏仁哥」也號召志工在路口宣傳「罷捷」,另一名知名直播主「鈞鈞」、知名資深藝人熊海靈也熱烈響應,站在路口向過往來車大喊「罷免黃捷」,而黃捷本人與團隊也站在同一個路口的對角處、賣力宣傳爭取市民支持,雙方都士氣高昂。

熊海靈告訴端傳媒記者,「我感覺這次罷捷有希望,因為蔡英文說要挺她,(不喜歡蔡英文的)大家都會站出來。」

2021年2月2日高雄,市民在街頭呼籲投票罷免黃捷。
2021年2月2日高雄,市民在街頭呼籲投票罷免黃捷。

於2018年當選之後,黃捷曾經被八卦周刊爆料,過往曾交往過女朋友、也交往過男朋友,這在相對保守的地方選區,引起了一陣議論。楊三吉透露,地方鄉親原本不太了解黃捷的性向,但在媒體爆料後,確實有過一兩個里民來問過他黃捷是不是同志?「我都跟他們說,這不重要,要看政見比較重要。」

對於反對罷免黃捷的支持者來說,無論是「萊豬」、同婚,不過都是韓國瑜支持者進行「報復性罷免」的理由,更直指黃捷只是因身為雙性戀,才成為保守勢力瞄準狙擊的首要對象。

除了台灣自身的「萊豬」、同志婚姻平權議題之外,香港反修例運動也意外成為這場「罷捷」戰爭的交火點之一。在公報上,罷免團體也指出,黃捷在香港反修例運動期間,曾提供物資支援抗爭者,「違反《國安法》21條規定」也被列為罷免理由之一。

2021年2月2日高雄,市民在街頭呼籲投票罷免黃捷。
2021年2月2日高雄,市民在街頭呼籲投票罷免黃捷。

但台灣《國安法》並無21條,罷捷團體被批評,是引用中共版本的港區國安法來罷免台灣的民意代表。罷捷團體解釋,原本要寫的是《國安法》2-1條,只是筆誤寫成21條,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因為此一爭議,引發香港前立法會議員、目前流亡海外的羅冠聰也跨海相挺黃捷,直指罷捷團體「太離譜」,批評開理由書將「反送中運動講成港暴,明顯是中共口吻,」這是將香港爭取民主的運動汙名化。

最後罷免結果出爐,黃捷在激戰之後留任,哽咽感謝支持者與一路相挺的友軍,向鄉親報告自己「還是高雄市議員」,接下來的兩年,會持續努力,不會讓鄉親失望,也希望「報復性罷免」的風氣可以停止。黃捷並呼籲,大家要將注意力集中到「下一個被罷免」的民進黨高雄市議員高閔琳身上,也讓她平安過關。

一場「國家級」的議員罷免案,在藍綠對決格局下,就此落幕。然而,接踵而至的除了高閔琳的罷免案,另有「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民進黨立委吳思瑤等人的罷免案。罷免,不但成為台灣藍綠雙方主動或被動練兵的新戰場,也行動宣告2022年的地方選舉組織戰,提前開打。

高雄市議員黃捷。
高雄市議員黃捷。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206-taiwan-recall-huang/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