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傳耶倫任新財長 她將面對哪些挑戰?

·5 分鐘文章
U.S. outgoing Federal Reserve Chair Janet Yellen holds a news conference after a two-day 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 (FOMC) meeting in Washington, U.S. December 13, 2017.  REUTERS/Jonathan Ernst
聯儲局前主席耶倫傳獲拜登任命,新財長面臨哪些挑戰?(資料圖片:REUTERS/Jonathan Ernst)

宣佈勝出總統大選的拜登(Joe Biden),擬在本周公佈內閣名單,包括財政部長的人選,他稱人選「將被民主黨所有成員所接受」。華府的聰明資金正押注在聯儲局前主席耶倫(Janet Yellen)身上。

如果被任命,耶倫 - 第一位擔任聯儲局主席的女性 - 將會成為第一位領導財政部的女性,打破女性升遷的另一道無形障礙。在作出這樣的選擇時,拜登會把自己與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區別開來,後者在領導經濟團隊時被廣泛批評為對華爾街過於友好。耶倫得到了民主黨進步派和中間派的信任和支持。這很好,因為她需要盡可能地得到一切的幫助去應對這一流行病,並解決前政府所忽略的財政監督和稅收方面的長期積弱問題。

大流行的救濟

隨著美國經濟繼續在新冠肺炎的重擔下繼續掙扎,財政部長將是拜登最重要的內閣人選。

財政部長是大流行救助計劃的主要負責人,負責與國會進行談判,和監督救濟金的發放。耶倫與溫和派和進步派的積極關係,應該有助於在黨內就大流行救助計劃達成共識,並在參議院爭取急需的共和黨選票,而參議院很可能仍然由共和黨控制。隨著重要的《關懷法案》(CARES Act)於年底到期,人們只能希望國會在本屆政府的領導下能就另一個救助方案達成協議。令人欣慰的是,拜登團隊正在鼓勵國會民主黨人妥協,以便在年底前通過一項法案。即便如此,解决飽受大流行打擊的經濟需求問題有望成為下一任財長在2021年大部分時間的主要工作。

這包括與聯儲局合作推行特別貸款計劃。上周,美國現任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nuchin)受到很多批評,因為他要求聯儲局退還《關懷法案》未動用的約4,500億美元資金 ,以保護聯儲局免受其中一些項目的損失。但是,即使沒有這些資金,那些支持企業、地方政府和中型企業信貸的計劃仍然可以繼續下去,因為財政部長仍然可以從外匯穩定基金動用約750億美元來支持它們。

由於今年公司債發行規模超過2萬億美元,財政部或聯儲局應該不需要繼續支持這一市場。新任財長應與聯儲局合作,重新考慮信貸標準是否設計得過於嚴格。然而,首要的重點應該放在持續的財政刺激上。遭受重創的小型企業和家庭大多需要現金去渡過這場持續的大流行風暴。

金融穩定

財政部長在金融穩定方面也起了領導作用,他是金融穩定監督委員會(FSOC)的主席,FSOC是一個負責監測和處理金融體系中系統性風險的金融監管機構。

去年3月的市場動盪需要聯儲局的大規模干預,顯示出美國金融體系中非銀行機構的持續脆弱性。正如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在最近的一份報告所強調的那樣,貨幣市場基金 - 在大金融危機期間曾經是壓力之源 - 再次面臨破壞穩定的巨額贖回潮。共同基金和交易所買賣基金給公司債券市場帶來了沽壓。高槓桿對沖基金的高速算法交易(high-speed algorithmic trading)在美國國債市場造成了動盪,這些市場在動盪時期應該是避風港。

儘管自大金融危機以來,對銀行的監管已經大大改善,但對此類非銀行機構的監管卻嚴重不足。因為這些機構的監管橫跨各個部門,只有財政部長領導的FSOC才擁有充分解决這些問題的工具。

稅務政策與執行

另一個長期受到忽視的是美國財政部國稅局。國稅局長期人手和資源不足。它在試圖執行日益複雜而且充滿漏洞、有利於富人和權貴的稅法的同時,飽受過時科技所困擾。

美國的稅收嚴重偏低,僅佔GDP的24%,而其他已發展國家的平均水平約為34%。儘管拜登可能會找來更多的盟友幫手,其加稅計劃無疑會在共和黨參議院遇到阻力。財政部長將是這些政策鬥爭的關鍵人物,她可以做很多事情去確保國稅局有能力根據現行法律徵收到期稅款。美國稅務司法網(Tax Justice Network)最近的一份報告估計,美國每年因避稅和逃稅損失約900億美元。只要給國稅局更多的資源和支持,就可以增加急需的收入。

還有更多⋯⋯

除了經濟、金融穩定和稅收之外,財政部長在國際貿易政策、反恐融資戰爭中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當然還有發巨債去為政府不斷擴大的支出提供資金。

無論財政部長是誰,她都無法獨自承擔這些巨大的責任。努欽的任期一直受到關鍵工作人員短缺所困擾。拜登政府必須迅速採取行動,填補財政部的高級職位,特別是在營運、內部金融、稅務和國會關係方面。人們只能希望,至少在一段蜜月期間,參議院會將政治擱置一旁,並確認新政府對財政部和其他內閣的第一輪任命。拜登表示,他希望把國家團結起來。他應有機會發揮領導的作用。

撰文:Sheila Bair

內容譯自Yahoo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