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孩子談修例風波之二】家長求助增三成 政見不同、憂兒女負刑責、不懂面對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反修例風波持續,有社福機構在去年接獲的家長求助數字上升近三成。多位社工均表示,社會事件造成的心理傷痕與兩代撕裂,需要很長時間修補,情緒問題或會待事件完結後才浮現。其中警察家庭面對的潛在問題未被深入探討,存在隱憂。

香港青年協會家長全動網家庭生活教育組,2019年首11個月錄得的家長求助數字,較2018年同期上升超過27%,其中有關中一至中五學生的個案最多。最常見的三種情況,是家長與子女政見不同造成張力、父母擔心子女參加示威會負上刑責、以及父母因本身未能掌握政局而不懂處理相關事宜等。如父母教育程度不高,未必理解五大訴求等,亦沒有清晰立場,則兩代衝突會更為具體,譬如關於應否外出示威、是否有無法承擔的代價等。

青協家長全動網家庭生活教育組單位主任凌婉君與青年工作幹事蕭燦豪均指出,相比起雨傘運動,反修例引發的親子關係更為緊張,有如泥漿摔角,情緒壓抑更嚴重。「2014年的社運較斯文及有完結的時刻;現在則用真拳頭、像打仗,看不到出路與完結的一天,中間派消失,更為兩極化。」

凌說:「事件仍在發生時,大家會先將情緒割裂以處理事情;然而當事件結束後,情緒便會釋放出來,解決方法亦未必是大家想見到的結果。因此,未來重建信任與親子關係的工作,非常重大。」

警察家庭問題未被探討

蕭燦豪表示:「有子女不認同當警察的父親,母親情緒受壓並向我們求助。事實上,絕大部分年輕人在事件中反對政府,而絕大部分警察站在政府一方,那麼三萬個警察家庭的親子關係如何?警察子女的心理健康如何?如果警察打完仗回家,父子互不理睬、又不求助,家庭關係的修補將是一個很大的議題。如果個別警察臭名遠播,其子女也深受其害。這個議題,還未有太多人探討。」

香港小童群益會總幹事陳健雄亦表示:「我們當然希望衝突盡快過去,但即使前線衝突停止,要化解衝突還需要年年月月。到了第二個階段,(社工)做『人的工作』需要時間,我們不會過分樂觀或天真。要數代人重新對話以及建立信任,還需要花許多心機、努力與誠意,不是貼一塊膠布即可。」

學童篇貼士:父母須觀察、聆聽、引導

綜合各專業人士的說法,父母面對年幼子女需要多聆聽、提出問題、討論、協助子女尋找較溫和的表達方式,以及避免下判斷。家庭以愛、關係與溝通為重點,個人立場可暫時放下。避免在情緒激動時爭辯,待冷靜後方衡量是否再討論。家長要先處理自己的情緒,才可與子女討論。若學童情緒長期失控影響生活(如長期夢見催淚彈、突然爆喊、不肯上學、覺得外出不安全等),則要尋求專業協助。

同為社工與藝術心理治療師的香港小童群益會服務總監陳小薇表示,家長先要釐清自己在社會事件中的角色,究竟是積極參與其中一方、旁觀、還是拒絕理解。然而無論立場或參與程度如何,重點也是親子關係。家長不要過分恐慌、怪責或否定子女的感受。父母首要角色是保護子女,其次才是教育。父母應給予安全感以穩定孩子情緒,留意子女有否出現情緒困擾,失眠、發噩夢、胃口變差等。兒童難以用語言表達自己,如他們變得難以集中或穩定下來、被老師投訴(而以往沒有類似情況),解決方法不是聘請補習老師,而是要家長多陪伴傾訴、給予安靜時間,或暫時關掉電視新聞台等。若情況持續,則要向專業人士求助。

輔導的大原則是先滿足情感需要,然後方開展理性溝通。同理,家長亦可先認同子女有情緒反應,說:「多謝你告訴我。」譬如有小學生說要打死「黑警」及製作汽油彈,父母可回應說:「我知道你很生氣、甚至想做出這些行為,但這樣會有後果。有沒有其他方法,不會傷害自己或無辜人士呢?」

另外,家長和子女不要只專注社會事件;生活有許多部分,如一起郊遊、社交、甚至看動物台等。子女的日常生活需要繼續,父母要建立子女的安全感。善待自己、照顧自己與身邊的人,都是非常重要的。

臨床心理學家陳潔冰表示,是次社會事件牽涉太廣、太長,不同學童的心理反應可以有很大差異。視乎他們在哪一個點接觸事件、個人背景(譬如本身焦慮感較高)、身邊人與自己意見是否配合、身處地區受多大影響、學童的年齡層等,反應有所不同,難以一概而論。譬如油尖旺的學童對有關氣味、聲音與影像記憶猶新。

陳潔冰指出,家長要注意三項重點:覺察(子女有否異常)、平衡(各種資訊、討論日常運作)、連結(與朋友連結,包括政見不同的人)。她經常提及的拆解方法是:詢問、討論、聆聽。「家長不要假設自己知道子女的想法,重點是還原基本點,引導子女思考自己行為背後之目的、以及有否其他解決方法。家長需於衝突現場保護子女;但回家後,人更能心平氣和、易地而處,這時家長與子女可更理性地討論之前的情況。

青少年篇貼士:父母須開放溝通

青協的調查顯示,七成青年與父母爭拗的主因與社會事件有關,過半認為雙方看法完全不同。綜合專家意見,青年往往對事件已有一定看法,父母必須保持溝通的門經常開放,否則只會將青年逼向死角及令他們行動地下化,造成更大傷害。

青協青年創研庫2019年10月至11月跟300名香港青年與302名香港父母進行實地意見調查、以及跟20名青年進行個案訪問。該會12月公布的「改善香港的跨代關係」研究顯示,七成的青年表示與父母爭拗的主因跟社會事件與立場有關,近六成三的青年與近五成六的父母,認為對方與自己就社會議題的看法完全不同。一成半青年與父母均認為,兩代爭拗對心情有嚴重影響,三成九青年和三成一父母表示,過去半年雙方關係轉差。

青協凌婉君引述上述研究表示,香港現年18至29歲的「第五代人」追求民主自由與公平,而54至73歲的「第二代人」則傾向追求社會穩定、法治和公平。核心價值不同,令跨代關係面臨挑戰。「價值觀乃經過長年累月的經驗形成,如家長只相信穩定高於一切,便難明白子女的想法,因此必先檢視自己的價值取向。」

同屬青協的蕭燦豪與凌婉君同時表示,家長要先了解與處理自己憤怒與憂慮等情緒,盡量保持冷靜。父母與子女就社會事件的討論,不應為了勸服對方,而是以溝通與關心為大原則,爭取互相理解;卻不代表需要彼此認同。父母不要先講自己的立場,反而可問子女較中性的問題,譬如「你在現場見到甚麼?」令表達更立體,並要知道大家的底線、避免「踩界」。和而不同,總比「收埋收埋」再突然爆發為佳。

避免溝通shut down與行動地下化

香港小童群益會總幹事陳健雄建議, 家長要先認知自己與青少年的觀點會有分別,家長若只說「不」,便會封殺溝通渠道與空間。譬如若家長經常高聲批評某一方,持不同意見的子女只會shut down、覺得父母批評自己的朋友、甚至因自己不能支援前線同學而心生內疚,那就不如研製汽油彈……「若子女被shut down,地下化是常見的現象;無論社會與青年也如是。因此社會與家長不要將青年推向非法的牆角,反而應保持溝通之門經常開啟、團結最多的人。如青年行為屬高風險或牴觸法律,兩代更要加強溝通討論。」

「最壞的情況,是父母將子女趕出街及作經濟封鎖。有青年即使被捕也不肯致電家人、亦有家長拒絕去警局為子女保釋以及見一面,令子女覺得被遺棄。如被捕子女未成年而父母拒絕出現,根據制度,從律師到社工都無法作出支援,造成最極端的shut down。但子女是否吸毒殺人呢?家長作出這些懲罰與剝奪,造成難以修補的鴻溝,『手尾』很長。正如輔導員於輔導期間需要給予對方無條件的認同,家長也應給子女無條件的擁抱與愛,即使子女行為有錯或被捕收監,其愛子的身分不變。」

陳健雄並稱,家長要注意溝通字眼;「暴徒」、「示威者」、「黑衣人」、「民眾」等各有不同含意。語言與思想模式有關,凸顯兩代人的鴻溝。正如調解員與輔導員選用中立語言,家長也應以此保持氣氛平和。同屬香港小童群益會的服務總監陳小薇指出,家長要學習其子女的語言,避免稱示威者為「暴徒」、或為了拗贏而輸掉家庭關係。

臨床心理學家陳潔冰表示,早前有中學生被槍傷,不少老師反映其他中學生即時在學校嚎哭,質問是否絕望、道理何在、是否徒勞無功等;情緒比預期更激動,這跟大家同為中學生有關。而大學生思考越抽象、情緒越矛盾複雜,勇武派也會恐懼與抑鬱。如有青年本來在前線衝擊,卻突然停止行動並表示絕望、甚至說不如死了算,則絕對需要求助。

基層父母也要抽空與子女溝通

青協蕭燦豪認為,基層父母即使再忙碌,也總可與子女耐心傾談,例如雙方下班下課後抽出30分鐘。譬如有母女的衝突個案,母親認為自己對事件中立就一定對;然而經溝通後母親方明白,在女兒眼中,沒有意見就等同是支持政府的「港豬」,即原來中立也不行。自此雙方心態有轉變,母親會問女兒為何不喜看某些電視台,女兒也談及自己與朋友上街到底做甚麼,平日談談生活樂趣;關係越好,談起來也越容易。

青協凌婉君表示,有基層單親母親辛苦養大現就讀中一及中三的兩名女兒,為免女兒參加示威,母親鎖起門窗及收起女兒手機,令女兒非常激動。凌與蕭均說,這個方法不會永遠成功,父母平日必須重視親子關係、建立親密感與安全感、放下身段;一旦關係受損便需要修補, 否則以後子女連一句話也不肯講。

教育大學副教授兼社群心理健康研究中心總監侯維佳指出,來自基層、教育程度較低的家長,其生活與情緒往往最受事件影響。增強抗逆力以及強化自我價值的方法,是盡量維持生活規律、回復正常生活。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