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病毒共存

·2 分鐘文章

撰文:李永適

搭配顯微鏡所使用的螢幕上,呈現出病毒的剖面與立體電腦模型。LEO HILLIER, MRC LABORATORY OF MOLECULAR BIOLOGY; ZUNLONG KE, LESLEY MCKEANE, AND JOHN BRIGGS, MRC LABORATORY OF MOLECULAR BIOLOGY (MONITOR IMAGES)


在寫下這篇文字時,新冠病毒在全球的肆虐正攀過新的高峰。全球感染累計人數已超過1億人,死亡人數超過210萬,並且以每天接近1萬8000人的速度增加。在這個時候,我們告訴讀者病毒是人類、甚至可能是生命自然演化不可或缺的成分,可能很難獲得多數人的共鳴。不過,這篇報導可能可以提供一些幫助我們面對疫情的觀點。

在《病毒如何形塑我們的世界》中,著名的科普作家和國家地理的長年作者大衛‧逵曼帶領我們進入病毒的世界,讓我們知道,病毒不僅是讓人生病、導致死亡的罪魁禍首,也在人類以及許多生物繁衍演化過程中,扮演著關鍵的角色,哺乳動物的演化可能有賴於病毒的存在。

其實演化生物學家中有一派主張病毒世界理論,甚至認為病毒的祖先誕生於細胞之先,而逐漸形成了攜帶DNA的有機物,也就是說,如果這個理論正確的話,病毒有可能是一切生命的基礎。

認知這個事實可能有實用的意義。如果病毒是生命循環中必要的環節,或許讓我們更加認知到,我們不可能全面消滅病毒,而必須找到與之共處的生存之道。

既然面對病毒是一個生物層面的問題,把處理疫情政治化就更加顯得愚不可及。

荷蘭為遏制疫情頒布宵禁令,引發了連續三天的大規模示威與動亂。美國將疫情處理政治化,從而發生全球最高的死亡人數與確診案例。原本防疫成效舉世稱讚的臺灣,近來出現了防疫破口,政府防疫部門的公信力受到挑戰也與把防疫問題政治化有一定關連。

從進入2021年的第一個月看來,我們今年要面臨的挑戰恐怕不比過去一年少。

我們仍然相信,只有以事實和科學為基礎才是迎接挑戰的不二法門。政府和民間都應該降低對病毒政治操作和詮釋,才能有效面對疫情。

香港7-11及OK便利店,以及各大書店有售。

《國家地理》雜誌 香港訂閱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