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奧爾頓勳爵撰文:香港是自由的新前線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近期就香港情況多次發言或寫信表態的英國上議院議員奧爾頓勳爵(Lord Alton),最近在英國國會跨黨派刊物《The House》發表文章〈香港是自由的新前線/Hong Kong is the new frontline of freedom〉,指出英國對香港有歷史及法律上的責任,捍衛香港的人權及民主。

奧爾頓是上議院國際關係和國防專責委員會成員,亦且是「香港觀察」的贊助人。 他本周三在上議院對香港局勢提出口頭質詢。奧爾頓去年11月與另外兩名議員去信劍橋大學,要求褫奪林鄭月娥的劍橋沃爾森學院的榮譽院士名銜;之後又撰文表示英國應該重新考慮特首林鄭月娥家人的英國公民權。

奧爾頓在《The House》刊登的文章說,「去年11月,香港300萬人造就了民主陣營的驚人勝利,突顯抗爭運動的訴求獲得廣泛支持。民間社會團體邀請我監察選舉,雖然有些侵權和舞弊行為-最明顯是黃之鋒被褫奪參選資格、岑子杰選前遭到暴徒攻擊,但整體而言這是一次運作良好、公平和自由的選舉」。

他說,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不是直選出來,民主匱乏一直是抗爭的最大推力。林鄭月娥現在最好就是親自參與和新選基層代表的會議,「可悲的是,更大民主的訴求,卻遭到警察殘酷對待。過去幾個月以來,濫用警棍、催淚彈和橡膠子彈,已在港人腦海留下香港警察不能信任的烙印。『失蹤人士』和『自殺』個案日益增多,以及有關新屋嶺拘留中心虐待囚犯的報道,都鞏固了這種看法」。

奧爾頓說,最近見顧問醫生達倫·曼(Darren Mann),指他曾在一些抗爭活動中提供醫療援助。達倫·曼告訴英國國會議員,香港警察是如何捆縛和拘捕醫護人員,並說「這些違法行為嚴重違反了國際人道主義準則和人權法」。他又說,記者面對類似的威嚇,這是對新聞自由的侵犯。

文章指,《明報》近期一項民意調查顯示,五成受訪者對警察的信任程度是零分(十分為滿分)。奧爾頓說,如此的信任崩潰,以及當局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形成警察就是敵人的觀感,容許更極端和不可接受的抗爭形式。

他表示,英國保守黨的選舉宣言承諾,將對政權實施馬格尼茨基式制裁。也許,制裁可首先對付准許暴力的香港高級警官以及他們的政府。他重申,載入國際法的《中英聯合聲明》,賦予英國獨特的歷史和法律義務,捍衛香港人權與民主。香港人把這份《聲明》視作波濤洶湧的大海中的救生筏。

奧爾頓說,在聖誕節前,我們在上議院進行了三個小時辯論(包括兩位在世港督的演講)。大家的強烈共識,是英國必須以此事為優先事項。本周一項口頭質詢,就是針對我們能如何幫助那些尋求和平向前的人。此外,議會中日益增大的跨黨派共識,是應該重新評估香港人的移民資格。與其他英國殖民者不同,香港人,即使曾在英軍服役的人,從未獲得保有英國公民資格的權利。

他續稱,除了英國國民(海外)護照持有人的權利,去年有170多名議員呼籲發起全球行動,讓所有香港人享有一項「保險政策」:在世界其他地方獲得第二公民身份及第二居留地。即將舉行的英聯邦政府峰會,提供了將這納入議程的機會。

奧爾頓說,沒有人希望任何人要離開香港。但是,在自由和法治遭侵蝕之下,我們已經看到資本外逃。這是中國面臨的巨大挑戰。觀乎香港自由被侵蝕,必須聯繫到中國新的文化大革命的背景-監控國,拘捕異見者,大規模拘留維吾爾人,囚牧師(王怡牧師上周判囚九年),拆教堂,系統性迫害法輪功,中國共產黨在華為等企業和在我們大學的角色問題,以及最近對一名英國政府僱員施加酷刑。「在很多方面,香港是自由的新前線。 2019年也許被英國脫歐蓋過,但到了2020年,新政府必須將中國和香港作為優先事項」。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