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女寫信給500醫生求切除「超敏感的腳」

Alvin
The News Lens

文:Alvin

一般人聽到身患惡疾,要截肢保命,可能都會極力哀求醫生保住肢體。但一名英國女生卻費盡一切力量,希望進行截肢手術,減輕痛楚。然而,即使手術進行了,結果仍然難料。

英女寫信給500醫生求切除「超敏感的腳」
英女寫信給500醫生求切除「超敏感的腳」

24歲來自東約克郡的Jess Laughton,十二年前是一名體操好手,但一次腳踝受傷後,她的神經系統出現問題,患上了複雜性區域疼痛綜合症(CRPS),隨著時間過去,病情一直惡化。

根據Jess形容,最糟糕的情況下,即使有人在她左腳輕輕一吹,也會造成極大的痛楚。

過往研究發現,CRPS會為病人帶來不能承受的痛,病徵包括疼痛、痛覺過敏、觸摸痛、關節僵硬、腫脹及自主神經異常(流汗及溫度異常)。雖然大部分局限於其中一肢體,但有個案痛感會擴散到其他部位。數字顯示,英國每3,800人就有一人患病,數字或因誤診被低估。每4個病例中,有三個是女性。未有治癒方法,只能夠控制。


24歲來自東約克郡的Jess Laughton,十二年前是一名體操好手,但一次腳踝受傷後,她的神經系統出現問題,患上了複雜性區域疼痛綜合症(CRPS),隨著時間過去,病情一直惡化。

根據Jess形容,最糟糕的情況下,即使有人在她左腳輕輕一吹,也會造成極大的痛楚。

過往研究發現,CRPS會為病人帶來不能承受的痛,病徵包括疼痛、痛覺過敏、觸摸痛、關節僵硬、腫脹及自主神經異常(流汗及溫度異常)。雖然大部分局限於其中一肢體,但有個案痛感會擴散到其他部位。數字顯示,英國每3,800人就有一人患病,數字或因誤診被低估。每4個病例中,有三個是女性。未有治癒方法,只能夠控制。(更多CRPS的資料請看文章最底連結)

雖然身患惡疾,但Jess仍然好學上進,在大學試取得好成績,更希望受訓成為一名兒科護士。但怪病始終困擾著她,大學二年級,她情況再度惡化,過去兩年她都需要卧床休息。她說:「不能吹到,也不能用東西掃到。」

Jess的起居都要有人照顧,洗澡、穿衣服,甚至是去廁所,她說:「完全失去了尊嚴」。她又抱怨自己連累了媽媽,「總是想著自己是個負累,如果不是我,她可能會更好。」

英女寫信給500醫生求切除「超敏感的腳」
英女寫信給500醫生求切除「超敏感的腳」

在接受過一切可行治療後,Jess為了改善生活,決定將左腳切去:「我不想再這樣過60年」。在找到願意幫忙的醫生前,Jess也歷盡艱辛。首先,國家的醫療系統NHS,不願承擔她的手術,因為NHS認為截肢無助她康復,甚至將她的手術取消,一名外科醫生也退出了。期間,連去年影響全球電腦系統的Wannacry病毒,也一度移除了她的手術紀錄,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Jess苦無方法下,向500名醫生發信,希望當中有人願意為她進行手術。在大多醫生都沒有回覆後,有20、30人反應正面。

Jess說:「我遇到的一名外科醫生他很爽快。他說可以幫我,看看日曆後,就安排了我兩個星期後做手術。」她很感激醫生,還對他說:「我可以抱抱你嗎?」

不過,進行手術的六個星期後,Jess仍然沒法下床,因為她另一隻腳也沒有反應了。醫院暫時消除了她的麻醉,看看是什麼情況。

現時仍然未知什麼原因導致Jess另一隻腳殘癈了。醫院表示,不會評論個別個案,但也說,手術涉及風險。

Jess現時只能靜觀其變,但仍然樂觀面對。就算截肢無法永遠消除她的痛症,她仍然覺得自己會過得比之前好,至少她可以離開病床,不會擔心雙腳被碰到,「只要那病人起重機可以了,我就要坐著輪椅出去了。」

「我想每天都有些作為,身體可以真正做些事,動動腦。身體累透也好,只要不是精神殆盡。」

Jess感謝媽媽的支持,又說要不是媽媽,她早迷失了,「最差的時候,真的很想放棄。很多次,我都覺得不行了」。

這篇文章來自

英女寫信給500醫生求切除「超敏感的腳」
英女寫信給500醫生求切除「超敏感的腳」

你應該會有興趣看...

☞ 當護理師對他說「媽媽沒有心跳了」

☞ 【香港故事】我11歲切去了右腳,試學游泳改變了一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