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安:香港刺警自戕案,國安法下的「恐怖主義」與官民對立的無言結局

·2 分鐘文章

【編者按】:7月1日晚,香港銅鑼灣崇光百貨外,50多歲男子梁健輝用刀從後刺傷一名警察,隨後並自戕,當晚不治身亡,遇襲警察今年28歲,駐守機動部隊,他的傷口深10厘米,傷及肺部,需要接受手術。當局定性事件為「孤狼式本土恐怖襲擊」。許多香港民眾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對事件感悲痛,當局批評這是「美化襲擊」,形容這些背後推手「滿手鮮血」。7月2日,有人帶白花到現場悼念,警方在現場戒備,截查手持白花的人。7月4日,當局再度表示,獻花悼念也是「鼓吹破壞」,或違法。

《明報》指,消息稱,梁沒有同黨,行兇前寫下遺書,提及對社會的不滿,包括認為警方「包庇罪犯」、沒受到制衡,批評警方的「暴行」,又認為《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無晒自由」(自由全失去了)。警方至今沒有公開遺書內容。

2021年7月1日,梁健輝刺警後,有一位朋友問我:「到底有多絕望?」

本能叫我差點說:絕望到死,這城市讓人窒息。

但含糊一個人一生最後一個動機也太不敬。

那末,那些情願獻出自己生命攻擊權力的人在想什麼呢?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死控以至自殺式襲擊是不是都具有類似的心理狀態?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705-opinion-desperation-of-the-city/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