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學賢接父棒——自求我道

星島日報
董學賢接父棒——自求我道
董學賢接父棒——自求我道

(綜合報道) 董學賢這名字,你也許會覺得陌生,但自他早前擔任賽馬節目主持後,旋即引來不少媒體和普羅馬迷的關注,因他正是已故殿堂級馬評人董驃的幼子。本來夢想當導演和演員的董學賢,因為一句簡單說話,毅然決定在人生路上轉向,隻身闖入本地馬圈,並於即將開鑼的新馬季中作現場評述。踏馬場綠茵草地的他,直言不想做「第二個董驃」,並矢志要走出一條屬於董學賢的Winnning Path!

「我係董驃,你唔係;我講馬,你要聽!」這金句深入民心,熒幕前的驃叔(董驃尊稱),雋言妙語,敢言霸氣,私底下卻沉默寡言,董學賢(Benny)說:「我會用『文』、『靜』兩個字來形容爸爸,在家時他很少說話,有時全日可以不發一言。他最愛做的,除了搓麻將外,就是閱讀和寫字。他看的書種類很多,連我們無聊買回來的星座書都會看,涉獵甚廣,這就是他可以出口成文的原因。」不說不知,驃叔原來廚藝十分了得,Benny一想起爸爸煮的藥材雞及粒粒分明的彈牙炒飯,就會「口水流」!「爸爸教我烚菜時要下兩匙糖,吃餃子時要用蒜頭、芫荽和葱,加入鎮江醋和兩茶匙糖來自製祖傳天香汁。對食,他非常講究。」父親雖然少說話,但一開口就是「金句」,他兩手忙於炒菜同時,會爆出一句「豆腐冬瓜難合併,鹹魚淡肉要分明」!雖然生於名人之家,Benny卻從不為有個名人父親而感到壓力,「我只為爸爸感到自豪,他塑造了一個獨一無二、無人可超越的形象,大眾不會覺得他是個遙不可及的明星,反而是個極具親和力的朋友。他這種能獲得大眾喜愛的能力,是我覺得最成功的地方!」

驃叔患病期間,Benny正首次隻身離開香港,往英國深造。一直跟筆者暢談父子樂事的Benny,談到未能趕回港見爸爸最後一面時,突然收起親切的笑容,「是爸爸叫我去讀預科的,手續辦好一年後,就知道他患病,那時沒有太多人了解肺纖維化這個病,全家包括爸爸自己都掉以輕心,他試過因為病人要穿的化驗裝束不合心意,索性不做檢查,延遲了醫治。」驃叔離開那年,正值是Benny升大學的關鍵時間。2006年初他特意回港探望父親,當時驃叔還非常嘴饞,說可以出外吃東西就好了。回英國當天,推門離開病房那刻,Benny心裏突然有種很強烈的感應,覺得今次或許是最後一次見到爸爸。結果到英國不久,驃叔便離開了。 「很痛恨自己當時為何沒有走回病房,與爸爸再相處多一會。那年高考考得不好,收到成績後我坐在火車上,不停回想這兩年是否來錯了,很後悔……」

在學時主修企業管理、市場學和電影的董學賢,理應跟馬評絲毫拉不上關係,他亦透露,驃叔從沒要求他繼承父業。然而,自四歲起,每逢放假的凌晨三、四時,父親都會準時叫他起一起看晨操。Benny直言,以驃叔當時的豐富經驗,根本不需要藉看晨操來了解馬匹狀態,與其說是工作需要,他覺得是爸爸刻意安排父子獨處。「他最愛帶我到近終點處看馬,告訴我要注意的事,例如留意馬轉彎時,肌肉結不結實來了解其當日的狀態等……」點點相處回憶,經常令Benny憶起亡父。有一次,他偶爾看到一句馬評人的說話:「有志躋身評馬業的人愈來愈多,不知當中能否出現另一個董驃?」外人視為簡單不過的說話,卻令Benny的內心久未平復。「想到爸爸最重要的財產就是對馬的認識,就這樣無以為繼……雖然他沒正式訓練過我,但耳濡目染下,從他身上我學到很多,很想將他對馬的知識傳承下去。」令Benny鼓起勇氣當一名出色馬評人的,還有這一幕:「九歲那年,第一次在爸爸面前靠自己選馬,結果那匹馬只跑第四,他卻讚了我一句:『揀得幾好呀!』。」父親一句話,對Benny而言是最大的肯定,令他有勇氣面對新挑戰。

親身主持過《馬季新揭示》及《打立方睇》兩次賽前節目後,接下來Benny將會在新馬季開鑼時,擔任現場賽馬評述。他深明「識馬」和「講馬」是兩回事,過程中更要同時兼顧現場實況和數據資料,「叫我更加明白父親有多厲害!」問到會否擔心外間將他與敢言見稱的父親比較時,Benny即時回應「一定冇得比」!「我自問不可能超越爸爸,亦不想做第二個董驃,我希望做第一個董學賢,創出自己的風格。我會在節目中盡量保持中立,表現具主見和決斷力的一面,多做功課,謹慎言行,不希望因做得不好而影響爸爸的金漆招牌!」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