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一鳳質疑庭上外傭身份:我未見過佢!

東方日報
·3 分鐘文章
蔡一鳳建議其他僱主聘請外傭時,加入身高資料一欄。
蔡一鳳建議其他僱主聘請外傭時,加入身高資料一欄。

名媛蔡一鳳的官司餘波未了!早前她指控外傭偷竊寶石戒指,因證據不足,外傭被裁定罪名不成立,之後外傭反向她追討1個月代通知金,蔡一鳳不甘示弱,亦向對方追索代通知金。案件昨日在勞資審裁處審理,但甫開審,蔡一鳳對庭上的外傭身份存疑,表示完全不認識對方,其助手即時報警求助!審裁官遂將案件押後,等候進一步證實外傭身份。

前亞視高層盛品儒太太蔡一鳳,去年指控一名在其家工作13天的外傭,偷竊價值10萬元寶石戒指,由於證據不足,最後外傭被裁定罪名不成立。案件告一段落,卻又掀起另一宗官司!近日蔡一鳳遭前外傭追討1個月代通知金,她不忿並反向對方追索1個月代通知金。

強調身高有出入

昨日約9時,蔡一鳳由助手陪同下抵達勞資審裁處,但她突然表示在庭上的外傭並非其前外傭,強調身高有差異,並展示手機儲存的外傭護照照片,指樣貌亦不符。審裁官表示這是嚴重指控,問她是否對申索人身份存疑,蔡一鳳表示前外傭的身高跟她差不多,但現場的外傭身材較矮小,審裁官再問是否知道庭上外傭的名字,她說:「唔知。」但庭上外傭則指蔡一鳳講大話,雙方各執一詞,最後審裁官稱要先確保在場人士是申索人,故案件需押後審理,排期於4月12日再審。

由於蔡一鳳對庭上外傭身份存疑,其助手隨即報警!約11時,3名警員抵達勞資審裁處調查,期間外傭身旁突然多了一名男子,自稱是菲律賓報章的記者,卻未能出示記者證。由於蔡一鳳未能進一步提供前外傭的照片加以證明,加上警方核對了外傭身份證資料,並得到另一前僱主證實身份,向蔡一鳳說:「當誤會一場,認錯人。」其後便離開。

「把聲都唔似」

蔡一鳳受訪時語帶無奈說:「我個前外傭身高應該同我差唔多,甚至高我少少,但啱啱嗰個姐姐矮我半個頭,可能個樣會記錯咗,但身高真係冇乜可能記錯!但好笑嘅係,司機又覺得佢係,所以我都唔知,我同事都覺得唔係呢個,因為我同事之前同前外傭去過勞工處,企起身嘅身高同我同事差唔多,所以好離奇!我身高1米64,頭先嗰個都冇咁高。(警察點處理?)冇辦法啦!我證明唔到,身份證同護照都係佢,我冇嘢好講。如果有第2個人用佢身份證嚟我屋企做嘢,我係證明唔到。(即係今日庭上嗰個姐姐你唔識?)我未見過佢,連把聲都唔似,頭髮冇咁金,佢話啱啱染咗頭髮,但問題係,一個人同你相處咗10幾日,係完全唔識嘅感覺,有啲奇怪。」她建議其他僱主日後聘請外傭時,最好加入身高資料一欄。及後她向記者提供前外傭的照片,強調與出庭的外傭樣貌有分別。申索書編號:LBTC785 / 2021

蔡一鳳向警員比劃前外傭的高度。
蔡一鳳向警員比劃前外傭的高度。
出庭外傭
出庭外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