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着痛苦去感受「幸福」

你會玩 X-game 或跑馬拉松嗎?
跑山的朋友可能知道,香港有個四徑挑戰 (Hong Kong 4 Trails Ultra Challenge)。今年年初二,黃浩聰不眠不休一直跑跑跑跑完麥理浩徑、衛奕信徑、港島徑和鳯凰徑,以 46 小時 55 分完成超過 298 公里山路,成為史上首位兩日內完成四徑的選手。有時不禁想,參加毅行者或跑馬拉松真的很辛苦,是攞苦嚟辛,但偏偏,為什麼這麼多人要挑戰極限?

「痛苦」感受「幸福」,明白生命意義

有一種理論叫「正向痛苦」,意思就是專登參與一些為身體或感官帶來痛苦的行為,從而為生活加一點負面和痛苦感覺,目的是藉着「痛苦」去感受「幸福」,從而發現人生的意義。例如做 gym,紋身,跑山,行六個鐘的山⋯⋯

耶魯大學心理學教授 Paul Bloom 的新書《The Sweet Spot: The Pleasures of Suffering and the Search for Meaning》寫了,他從腦科學結合心理學去分析,發現原來痛苦(負面感受),居然是構成「幸福」的重要元素。一味快樂和活在虛幻當中,會不知何謂生命的意義。

突破極限


其實什麼是痛感?

教授說,在可忍受和合理的範圍內,「痛感」其實可以幫助一個人突破極限,從而減低人們的焦慮。記憶中,可曾試過在瘋狂做 gym 或舉重之中,忘記失戀的傷?在不斷跑步或跑山的過程中,享受既痛苦又快樂的百感交雜。透過一種痛來喚醒身體,來存活當下,痛着痛着,苦着苦着,真的會感覺幸福。


而在釋放過後,也可讓人學會感恩。就是在焦慮、失去、受苦(suffering)過後,會記得什麼才是美好生話 (La Dolce Vita)。與其自怨自艾,不如好好生活。這就是所謂「正向痛苦」。若是年年考第一或是富二代,怎知人間疾苦?這些叫離地。

撰文:manman
圖片:《狂野行》劇照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