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黃國才遷居台灣 嘆香港自由不再

(法新社台中13日電) 香港藝術家黃國才7月準備搭機飛往台灣時,發現有增派的移民官仔細檢查離境旅客,為此備受煎熬。他有感於香港自由不復以往,因而遷居台灣,但鼓勵留在那裡的藝術家「讓火苗繼續燃燒」。

51歲的黃國才是香港最具知名度的敢言人士之一,身為藝術家,他相當擅長諷刺及批評當權者,但隨著中國打壓香港異議分子的力道加重,他終於決定離開。

過去已有許多異議人士在機場被捕,黃國才不確定自己是否也在監視名單上,尤其當他的航班準備讓乘客登機時,突然出現了一隊增派的移民官。

黃國才回憶:「他們在距離登機口大約20步遠的地方散開,彷彿在打美式足球,然後盯著每個登機的人,好像要在最後一刻阻截。」

他說:「我來到了台灣,所以還好。但情感上,那很恐怖。那是非常、非常驚心動魄的時刻。」

黃國才上週在臉書(Facebook)發布一段黑白影片,宣告移居台灣。他在片中漫步港邊,吟唱著英國傳奇歌手薇拉琳恩(Vera Lynn)的哀歌「「後會有期」(We'll Meet Again)。

黃國才在台中接受法新社訪問時說:「我離開,是因為我在尋找100%的藝術表達自由,所以我來到台灣。」

他在防疫隔離期間編輯了那段告別香港的影片。他說:「我覺得最重要的是,當我來到這裡,我可以繼續主張我的理念、實踐我的藝術,而我懷疑在香港還能這麼做。」

香港曾被視為專制中國下的言論自由堡壘,藝術工作者、作家和居民都能暢所欲言,不用擔心受迫害。

然而,香港2019年爆發大規模民主抗議運動,暴力事件頻仍,中國去年開始以自己的專制形象改造香港,去年夏天還實施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將許多異議行動視為犯罪。

黃國才知道自己可能不符合中國「愛國」藝術家的形象。他在2018年的知名行為藝術作品「愛國者」中,把自己關在紅色金屬籠裡,以手風琴演奏中國國歌。

新的國安法禁止任何「侮辱」中國國旗和國歌的行為,因此在當前脈絡下,黃國才的行為藝術可能會被視為非法。

黃國才說,他本來打算留在香港,試探當局的容忍程度。但今年稍早,超過50名著名反對派人士在國安法下被捕,讓他心裡「警鈴大作」。

「我的感性說,我永遠不會離開香港,但同時我看著抗爭形勢幾乎一天比一天明顯…那些資料告訴我,是離開的時候了。」

「我不會再回香港。所以,當人們問我『為什麼來這裡』的時候,我就說,這是自我的流亡。」

黃國才從香港帶來台灣的紀念品,包括最後一份香港「蘋果日報」,和他在行為藝術中使用的手風琴。

他預言,批判性政治藝術會逐漸在香港消失,被「愈來愈多的點綴品」取代。

他說,「很多中共代理人都想討北京歡心,所以會走極端」,追究任何被視為具政治挑戰性的東西。

「這就是為什麼有人說好像文化大革命。事情正在發生,不像1960年代的中國大陸那麼激烈,但也愈來愈近了。」

黃國才給香港藝術家的建議是,在家向親朋好友展示自己的作品,藉此「轉入地下」,「讓火苗繼續燃燒」。

他矢言持續「為香港自由發聲」,並呼籲其他遠赴海外的人也這麼做。

「我不認為我離開了香港。我覺得是香港不得不離開我,因為香港被挾持了。」

「從今往後,香港會活在我心裡,因為我所認識的香港已經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