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科技的矛盾與迷思】專訪林欣傑 | 藝術科技?科技藝術?That’s the question.

近年人人都談論「藝術科技」(Art Tech),但若問到「藝術科技」的定義是甚麼,答案可以有千萬種。藝術科技令人既迷惘又督定,迷惘的是它的定義模糊,但放眼所及的相關作品又彷彿讓部分人督定地認為,藝術科技就等於互動裝置、沉浸式體驗、虛擬世界,甚至與元宇宙和NFT劃上等號……然而事實又是否如此?

藝術可以很虛無,然而科技也是一個很空泛的概念。現代人說科技,會聯想到VR、AR;古希臘人說科技,可以是一枚齒輪。要是這個比附成立,那麼生於15世紀的達文西藝術造詣高超,又有多項概念性工程發明,必然是藝術科技先驅之一,他詮釋黃金比例的《維特魯威人》理應被納入任何藝術科技展,被奉為鼻祖之作。藝術科技自古已然有之,並不是甚麼橫空出世的新事物,因此它的急速冒起不禁更令人好奇;難道真的就只是因為發明了「藝術科技」這個新詞?

藝術科技的矛盾與迷思

專訪張瀚謙 | 科技是工具?是藝術議題?Why not both.專訪Rebekah Bowling | 懂得科技,才懂欣賞藝術科技?Yes and no. [caption id="attachment_155255" align="aligncenter" width="1020"]

吳澤霖、樓佳的作品《The Interpreter》是「感官編碼」主題展展品之一,這座語言和音樂之間的翻譯儀,能夠將錄得的人聲透過內置演算法轉化為節奏和音調,藉此用嶄新角度解構語言的韻律模式。[/caption] 說到香港藝術科技,林欣傑(Keith Lam)是必然會被提到的名字。香港藝術發展局最近舉辦的「藝術.科技」展覽,當中「感官編碼」主題展的策展人就是Keith,展出七件結合科技的藝術裝置,透過以科技重構感官體驗,挑戰我們對感官的原有認知。

藝術圈中人都在努力地導正這個方向,期望讓更多人了解藝術科技的真義在於藝術,科技只是工具。

[caption id="attachment_155252" align="aligncenter" width="400"]

林欣傑(Keith Lam)
新媒體藝術家兼策展人[/caption] 縱然已被視為香港藝術科技界的代表人物,Keith對「藝術科技」這個名稱仍抱有疑問。「『藝術科技』也好、『Art Tech』也好,我覺得這個字眼本身就有點奇怪。要是你上網搜尋,會發現幾乎只找到跟香港有關的結果,可以說這個字是香港發明的。我第一次接觸這個字是從政府施政報告,當下直觀認為那是鼓勵科技或初創公司去開發軟件給藝術家採用。」他笑言這也許是自己的一份執著,若只是用字、文法不準確,尚且無傷大雅,但路線不能弄錯——到底何者是重點,是藝術還是科技?「像是high-tech、low-tech、biotech,這些字眼都是在形容一種科技,對吧?」觀乎這些年來我們看到的藝術科技作品,明顯是圍繞藝術(至少以目的而言),而Keith有份策展的「藝術.科技」展覽也是由藝發局而非創科局主辦。「可能政策倡議者一時也還未能掌握,但至少現在大家都明白這政策是support藝術家的,這當然值得支持。」

他對於「藝術科技」這稱呼的疑惑與執著並非過慮,因為對觀眾而言,這個字詞的確帶來不少誤解,而他並不樂見。「其中一個主要誤解是,大家都以為藝術科技一定是用高科技,亦以為一定有互動,一定有所謂的『沉浸式』。以致很多觀眾只要看到展覽現場有屏幕或投射影像,就會去找感應器,想要跟作品互動。要是在作品中沒有看到一些顯而易見、或他們預期中的科技,就會很失望。」這也是為甚麼在這次的展覽中,他刻意將所有「科技」低調處理,甚至將一些很低科技的作品放在近入口處,例如卡娜的《The Melting Black》和董永康的《無用失所》。 [caption id="attachment_155250" align="alignnone" width="1020"]

在「感官編碼」主題展入口處,是卡娜的作品《The Melting Black》,這件由五個螢幕組成的多頻道錄像裝置,播放著似是連貫、但其實比例和距離都與原始場景存在著偏移的潮汐影像,讓觀眾思考被視覺慣性和感知習慣蒙蔽的日常。[/caption] [caption id="attachment_155257" align="aligncenter" width="1020"]

董永康作品《無用失所》運用的科技簡單得近乎「簡陋」,一個內置往復裝置的皮箱持續不斷地來回撞牆,藝術家藉此帶領觀眾思考在疫情底下,無法出遊的群眾在行動上乃至心靈上的桎梏。[/caption] Keith表示藝術科技的「內容物」存在已久,只是以往稱作「新媒體藝術」。現在發明了一個新詞,就更易讓普羅大眾誤以為是橫空出世的新鮮事,也對作品必然運用嶄新高科技有了前設與期望。「藝術圈中人都在努力地導正這個方向,期望讓更多人了解藝術科技的真義在於藝術,科技只是工具。」若然藝術科技不是新事物,那麼它近年成為熱話的契機何在?「政府在藝術科技上的每年預算以千萬元計,很自然大家想分一杯羹。」而持續兩年多的疫情也營造了相關環境。「幾乎人人足不出戶,實體展覽也無法舉行,大家就轉而上網找東西看,網上世界最常見的就是具視覺效果的作品,而當中大部分都跟藝術科技有關。」觀眾以外,他認為要是不釐清藝術科技的方向與重心,創作方也會受到影響。「有一派人會覺得,我是寫電腦程式的,所以我應該也屬這個範疇?做出來的展覽卻可能變成科技展。另一派就是我們,會感到無所適從,該如何在藝術與科技之間取得平衡?」儘管他仍在摸索當中,心中還是有個準則。「不要為了展示某種科技而勉強做出一件作品,事後才為它強加一個藝術意義;這是很常見的失敗作品。」一如所有藝術創作,藝術科技作品的誕生都必須始於藝術家的念頭,然後才以合適的科技將之呈現。「當然這不容易,畢竟我們無法懂得所有科技,唯有多去強化自己對科技的認識,甚至在探索的過程中啟發新的創作。」 [caption id="attachment_155256" align="aligncenter" width="533"]

Dimension Plus作品《NEW CANVAS 04: TOWER LANDSCAPE》以垂直方式呈現城市面貌,貫穿其中的竹竿呼應了香港建築常見的竹棚架。[/caption] 在云云創作藝術科技作品的藝術家當中,他特別欣賞楊嘉輝(Samson Young)、鮑藹倫(Ellen Pau,M+巨型外牆流動影像作品《光之凝》的創作者)和今次有份參展的卡娜,亦預視這方面的女性藝術家將會越來越多。「現在已是男女參半,而我認為女性參與比例提高將會是大趨勢。」對於藝術科技在香港的前景,他認為資訊流通、物料採購方便都有利創作,然而一般大眾對這個範疇認識不深,以至帶來種種誤解,容易造就機會主義者的出現,但他也認為「亂中自有機,在混戰中就會見真章」。

Text: Monica Ng Photos courtesy of Hong Kong Arts Development Council

藝術科技的矛盾與迷思

專訪張瀚謙 | 科技是工具?是藝術議題?Why not both. 專訪Rebekah Bowling | 懂得科技,才懂欣賞藝術科技?Yes and no.

相關文章:

【藝術科技的矛盾與迷思】專訪張瀚謙 | 科技是工具?是藝術議題?Why not both.

推動女性藝術 「31位女性藝術家──香港」群展

藝術科技 | 以光影動態重現饒宗頤筆下荷花

Related posts brought to you by YAR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