衞生署外判工偷懶 恐放疫患過關

東方日報
·3 分鐘文章
「女蛇王」口罩當眼罩,露出半張嘴臉。(讀者提供)
「女蛇王」口罩當眼罩,露出半張嘴臉。(讀者提供)

港人苦苦抗疫近14個月,但在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卻有負責監察入境者體溫的衞生署外判健康監察助理「蛇王」偷懶。過去一年屢次在當值時睡覺,甚至用「口罩當眼罩」蒙住雙眼大覺瞓;曾有跨境貨車司機經大橋入境本港時,發現檢測更亭內兩名當值外判健康監察助理均好夢正酣,需「響按」叫醒他們。涉事「女蛇王」疑獲包庇,有主管曾向公司管理層檢舉此事卻未獲受理。議員批評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及衞生署署長陳漢儀御下不嚴,口岸不設防,恐令抗疫成果一鋪清袋。

衞生署於2003年起安排健康監察助理在出入境管制站把關,執行與港口衞生的職務及規管工作,揪出懷疑感染傳染病人士,是港府預防傳染病的第一道屏障。在面對嚴峻疫情下,理應嚴格把守,堵截新冠病毒從外輸入本港社區,秉持政府常掛口唇邊的「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翻查資料,至今最少有4宗確診個案是跨境貨車司機。

需由跨境司機響按叫醒

曾擔任衞生署外判健康監察助理的陸小姐(化名),在港珠澳大橋負責健康篩檢服務,包括為入境人士量度體溫及檢查健康申報表。她向本報表示,多次目睹同一名女同事於不同的當值日子睡覺,情況愈趨誇張,持續逾年。她指,每個閘口會有兩名當值人員,早更人員曾在早上7時接更時,發現該同事仍未醒來;甚至有司機駛至閘口時,發現包括該同事在內的兩名當值職員均在睡覺,需響按叫醒他們。

主管向高層投訴不受理

陸提供多張該同事在不同當值日子睡覺的相片及片段,相片中見該同事身穿制服及反光衣並戴上口罩,坐在椅子上入睡。陸稱,該相片地點是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的出入境大堂,當日對方「煲劇」至入睡。另一片段則顯示該同事躺在兩張椅上睡覺,更把口罩變成眼罩,僅露出口鼻。陸表示,曾有人將睡覺相片上傳通訊群組,但涉事同事毫不畏懼:「八婆,關你咩事,主管都未話我!」

陸坦言,她曾向上級投訴該同事違規行為,惟一直遭冷待;另有主管不滿該同事的行為,曾向公司管理層投訴亦未獲受理,該主管將於本月內離職,懷疑與投訴未遂一事有關,而「蛇王」同事則未受影響。陸批評有人「出公帑瞓覺」,對其他盡責同事不公平之餘,亦會影響衞生把關工作。

衞生署回覆本報查詢時表示,署方已將有關個案轉交外判商作出調查和跟進,亦已要求外判商加強監察前線人員的紀律及加強培訓。本報曾向涉事外判商中海物業集團有限公司查詢,惟截稿前未獲回覆。

陳肇始陳漢儀監管不力

議員葛珮帆直斥絕對不能接受有關口人員當值期間「蛇王」,「離晒大譜啦,邊可以瞓晒覺o架」,擔心若走漏發燒者,後果不堪設想。她指,邊境防疫十分重要,抗疫期間更應嚴格把關,憂慮事件僅屬冰山一角,認為陳肇始及陳漢儀責無旁貸,當局應檢視招標等制度,防止再有同類事情出現。葛又指,舉報者反被解僱會造成寒蟬效應,要求衞生署及外判商查明真相。記者李浮南、陳栢麟



「女蛇王」除了讓自己充電,也讓電話充電煲劇,累了便睡覺。(讀者提供)
「女蛇王」除了讓自己充電,也讓電話充電煲劇,累了便睡覺。(讀者提供)
曾有跨境貨車司機發現當值外判健康監察助理均在睡覺,需「響按」叫醒他們。
曾有跨境貨車司機發現當值外判健康監察助理均在睡覺,需「響按」叫醒他們。
港珠澳大橋於2018年10月起開通。
港珠澳大橋於2018年10月起開通。
議員認為陳肇始及陳漢儀責無旁貸。
議員認為陳肇始及陳漢儀責無旁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