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國勇憶青蔥歲月 下課後天台解剖蚯蚓蟑螂

·2 分鐘文章
袁國勇於1969年以優秀的成績考入皇仁書院。資料圖片
袁國勇於1969年以優秀的成績考入皇仁書院。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報道】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除了是政府專家顧問,也是皇仁舊生會名譽顧問。他今午於網上為校方2020年周年頒獎禮主禮,並以「皇仁與我,愛與真理」為題,分享了他學生時代的青蔥歲月。

現年64歲的袁國勇指,六七十年代的香港,生活艱苦,他與父母和3兄弟住在西營盤一個面積只約60平方呎附有閣樓的板間房,與另外4個家庭共用一個廚房,廚房有自來水,用火水爐和炭爐煮食。當時衛生環境非常差,又沒有廁所,他們只能在廚房的排水口小便,用馬桶收集大便,午夜才有政府安排的流動污水箱收集清理,俗稱「倒夜香」。他憶述:「其中一個家庭一位30多歲女士發燒3日後便去世。讀小二時,一位同學因發燒而缺課,一星期後病逝,舊日的生命真的十分脆弱!」

而袁國勇的父親是牙科技術員,每日工作16小時製作假牙托;母親則悉心照顧孩子成長。他透露自己曾患肺炎、支氣管擴張和肺結核,有賴母親無微不至的調理,除了偶爾出現咳嗽伴有血絲外,亦沒有嚴重後遺症。昔日生活的貧窮所伴隨的不只是亂拋垃圾、隨地吐痰、營養不良和疾病,更有左鄰右里的粗言穢語、暴力、賭博、吸毒等不當行為。他回想:「小一中期試我在40人中考第15名,媽媽用木尺打了我的手掌14下;到了年終試我考第2名,媽媽也打了我1下手掌。然而,這種嚴厲的督促終有回報,因我於1969年以優秀的成績考入皇仁書院。」

談到入學後,袁國勇指他中一不諳英文,難以掌握英籍校長和老師的講話,全靠天文學會師兄何振波醫生(1973)鼓勵他一步步學習。袁國勇還提到食物及衛生局前局長高永文,形容同窗高永文是朋輩中最有組織天份。在皇仁的日子,袁國勇指,除廣泛閱讀吸收知識外,下課後還會在天台解剖老鼠、狗魚、蚯蚓、蟑螂等,認識和標註內臟器官。

袁國勇接著提到,內地和香港過去40年的生活和教育水平顯著改善,互聯網資訊頻繁,地緣政治和社會經濟發展一日千里,各行各業均面對激烈競爭,而「適者生存,視乎大家能否以創新和在全球競爭和合作中適應新變化」。



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