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國勇:灣仔男警樣本包受疫苗病毒株污染

【Now新聞台】本港新增一宗新冠病毒輸入個案,而一名灣仔警署男警早前被列作確診,衞生防護中心和專家分析後,認為他的樣本包,在樂富一間診所受到疫苗的病毒株污染,將他從確診個案中刪除。

早前被列為感染源頭不明的灣仔警署男警,入院後五次檢測均呈陰性,衞生署及港大微生物學系基因分析顯示,他的病毒樣本與科興疫苗病毒株吻合。

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及衞生防護中心人員,到這名男警曾經求診的樂富樂家醫務中心了解情況。

袁國勇視察後認為,男警的樣本包在這裡受到疫苗病毒株污染。他說男警求診時有喉嚨痛、咳嗽及流鼻水,醫生建議他做病毒檢測,診所當天為四位市民接種科興疫苗,護士會將在疫苗樽上的貼紙貼在病歷上記錄,袁國勇不排除護士有機會接觸到樽內的液體,污染到派發給男警的樣本包。

袁國勇:「在抽取疫苗的過程中,隨時會有一滴漏出來,或滴在樽邊,或滴在周圍的環境或手中,如果過程中,有這情況發生,醫生或護士不久後拿取深喉唾液包,便很易將手中,或周圍環境碰過的地方有污染帶進深喉唾液包。」

袁國勇呼籲醫護人員,要分開處理新冠病毒疫苗和樣本包,提醒不可以單靠酒精消毒,亦要洗手。

袁國勇:「酒精搓手液可以消毒,可殺死新冠病毒,但不能令新冠病毒內的核酸分解。在此情況下,為病人打疫苗時最好戴手套,然後除手套要洗手,如果護士要將瓶上的標籤貼在病歷上,這個護士一定不能接觸到深喉唾液包。」

袁國勇亦去到中央圖書館社區疫苗接種中心視察情況,男警到診所求診前一天,曾到這裡打算接種科興疫苗,但因身體不適未獲安排接種。袁國勇指,他當天沒有進入打針的位置,相信在那裡接觸到病毒的機會非常小。

當初因為男警被列為確診,有49人成為密切接觸者,他們會在取得陰性報告後,獲安排離開檢疫中心,男警從確診個案刪除後,本地40天零確診。

#要聞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