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曾操縱世行報告以提高中國排名 IMF總裁的權威可能受損

·4 分鐘文章

【彭博】-- 在一項全球財經領導人年會即將於幾周後召開之際,格奧爾基耶娃被指在昔日就職於世界銀行期間干預《營商環境報告》,這就可能使得她作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領導人的權威受損。

世界銀行周四稱,格奧爾基耶娃曾為提高中國在該報告中的排名而向該行員工施壓,但格奧爾基耶娃回應稱,她從根本上不同意調查結論。知情人士稱,她周五將向IMF工作人員發表講話。

延伸閱讀:IMF總裁被世行點名 指其曾為提高中國營商環境排名向工作人員施壓

《營商環境報告》近年來爆出了一系列醜聞。該報告研究在各個經濟體營商的簡易度和透明度,但其研究方法問題眾多、主觀且有爭議,以至於世界銀行宣布其將停止編制這項報告。

但對今年68歲的格奧爾基耶娃的審視可能才剛剛開始。

報告說她幫的是中國——在從貿易到地緣政治的各種問題上被華盛頓抨擊的國家。美國財政部表示,其認為這些指控是嚴重的,並正在分析調查報告;美國對IMF和世界銀行的重大決定擁有否決權。共和黨議員可以利用這個把柄,再次批評IMF資源在格奧爾基耶娃領導下的擴張。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周五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世行應該按照內部審查程序對有關問題進行調查,以更好地維護全球營商環境報告的專業性、公信力以及成員國的聲譽。

他說,中國政府高度重視優化營商環境工作,有關成績有目共睹。

嚴肅質疑

阿肯色州共和黨眾議員French Hill稱,這份報告對格奧爾基耶娃在世界銀行任職期間的動機提出了嚴肅的質疑。Hill也是上月批評IMF發行特別提款權最猛烈的美國國會人士之一。

「如果這些指控屬實,那麼IMF理事會應該立即評估她的任職,」他說。

Hill是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成員。他表示,他將請美國財政部長耶倫評估這份報告並向國會陳述意見。

「金融市場和政策制定者依賴多邊銀行的專業本領,而這一公信力現在已經被玷污,」他說。

「太糟糕了」

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的高級研究員兼世行觀察員Justin Sandefur表示,這份報告可能最終會影響她與IMF成員的關係。

「IMF負責確保國際宏觀經濟統計數據的誠信,並要求各國對自己數據的誠信負責,」 Sandefur在接受採訪時說。「這份報告發現格奧爾基耶娃出於地緣政治目的積極參與了數據操縱。這看起來太糟糕了。」

這也提供了一個罕見的窗口,能一窺中國近年來如何對國際金融機構的領導人施加影響,以及這些高級官員對北京的感受的反應如何。

世界銀行委托律所WilmerHale撰寫的這份報告也有努力替中國澄清。他們寫道:「這裡要明確說明,我們的審查不應被解讀為意味著任何中國或其他國家的官員有任何不當行為。」

中國的參與

格奧爾基耶娃擔任世行執行長的時候,行長是由美國總統歐巴馬提名的金墉;在擔任行長期間的大部分時間裡,金墉都在從事地緣政治活動——往往也是不得已。他努力與中國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建立了關係。亞投行是中國牽頭成立的,是世行的競爭對手。

金墉現在就職於一家名為Global Infrastructure Partners的投資基金,後者沒有回覆有關就周四報告置評的請求。

隨著國家主席習近平領導的中國日益變得自信,且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關係在許多方面變得更加緊張,政治環境變得更加艱難。

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兼諾獎得主Paul Romer在與金墉和格奧爾基耶娃爭吵之後,於2018年初離職。他在一次採訪中表示,中國經常向世界銀行員工施壓,要求修改報告草案。正是他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對營商環境報告編寫過程的批評,引發了對該項報告及其相關政治問題的調查。

世界銀行去年12月公佈評估結果稱,在2017年10月發布的2018年報告中,中國的排名本應該下降7位至第85位,而不是維持在第78位。WillmerHale發現,金墉和格奧爾基耶娃影響了該排行榜的修改。

原文標題

IMF Chief Risks Weakened Authority After China-Linked Probe (2)

(新增第六、七段中國外交部的回應以及第三個小標題下的內容)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