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拒簽的中國留學生:「我可以證明我不是間諜,但他們根本不看」

·8 分鐘文章

2021年6月7日,是劉岩在美國駐北京大使館面簽的日子,她稱自己「終生難忘」。簽證官只和她索要了幾份個人材料,詢問了本科學校和專業,幾分鐘後,就遞出了一張拒簽單。

劉岩的經歷並非孤例。2020年9月,等待了7個月後,陳輝在美國駐瑞士大使館網站的簽證系統裏查到了J1簽證的申請結果——拒簽。慌亂之下,他連忙給大使館發了一封郵件,詢問緣由。

隨後,大使館工作人員打電話告知陳輝,雖然他的文件材料都滿足了要求,但因為第10043號總統公告 (Presidential Proclamation 10043) 的限制,沒辦法為他通過簽證。

第10043號總統公告是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於2020年5月底簽署的行政令,旨在禁止「執行或支持」中國軍民融合項目的機構的中國學生獲得F簽證(留學生簽證)或J簽證(交流訪問學者簽證)進入美國進行研究生以上學位學習或科研。

此前,美國多次指責中國利用軍民融合戰略盜取美國的敏感科技與經濟情報。早在2018年2月,FBI就公開警告來自中國的「非傳統情報收集者」。FBI局長Christopher Wray在多個公開場合提及,北京正在利用來自中國的教授、科學家、和學生,通過美國相對開放的科研環境來收集情報。「來自中國的威脅不只是來自整個中國政府的威脅,而是來自整個中國社會的威脅,」 Wray說。「我認為我們也需要開展全社會範圍的反制。目前,已有多位參與「千人計劃」的學者被調查甚至逮捕,其中一些因經濟或税務問題被定罪(中國政府從2008年開始通過「千人計劃」招募以華裔科學家為主的海外人才赴中國高校任教和從事研究工作,以提高中國的科技水平)。

美國駐華大使館7月8日回應中方指責時表示,對部分中國學生的簽證限制只影響到很少的學生,但對於防止中國利用美國技術達到自己的目的卻是必要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於9日發言稱這是「繼續在開歷史倒車」。

據喬治城大學安全和新興技術中心2021年2月出具的報告(下稱「報告」)估計,與「軍民融合」相關的實體很可能是美國商務部列出的包括「國防七子」(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直屬的七所高校,包括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和南京理工大學)在內的11所中國大學,此外,曾經為「軍民融合」項目工作、或受中國國家留學基金委員會資助的中國留學生也可能被禁止入境美國。同時,該報告指出,界定「軍民融合」項目領域的標準很可能包括所有的STEM專業,但實質上並沒有任何美國政府文件明確指出STEM專業(STEM由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和數學(Mathematics)首字母組成)與「軍民聯合」的相關性。

陳輝本科在國防七子之一的高校讀的材料工程。2013年畢業後,他去瑞士一所世界頂尖的理工院校繼續攻讀碩士,並在2019年12月從該校的材料學博士項目畢業。如果沒有疫情,他本該在2020年4月到達美國,帶着瑞士政府的獎學金資助,開始博士後研究工作。

和陳輝相似,劉岩去年畢業於另一所國防七子高校。她本科讀語言類專業,為了轉專業,用四年準備商科知識,最終被美國一所高校的金融(數學)項目錄取。由於美國疫情嚴重,她不想在家上網課,就向學校申請了延期,打算在今年秋季入學。

去面簽前,劉岩早有心理準備。5月初,美國簽證開放申請後,得知有很多畢業於國防七子的學生被拒簽,劉岩一度崩潰。她在五月中旬申請了幾所QS世界排名(英國Quacquarelli Symonds公司發表的年度大學排行榜)前一百的英國高校。由於申請時間較晚,很多競爭激烈的商科專業都關閉了申請通道,她只好轉而申請教育類和語言類的專業。

據報告預測,10043號令會阻攔20%以上的中國學生入學,波及3000-5000名到美國就讀研究生及以上學位的中國學生。

今年5月,一群被拒簽的中國學生組建了名為「ANB學術無國界」的團隊,通過網絡呼籲聯合反抗第10043號行政令,並決定起訴美國政府。

「自2019年以來,海內外華人團結一致,已經成功反抗了由特朗普政府推出的數個不公平、不合理的法案,包括TikTok禁令、微信禁令等。這一次,我們成立了『學術無國界(ANB)』互助組,代表超過1000名中國留學生向50所美國大學發送了聯名信,向祖國主管部門和學校請求幫助,在國內外社交平台和媒體奔走呼號,呼籲大家聯合起來反抗歧視性禁令。」他們在倡議書中寫到。

端傳媒嘗試聯繫「ANB學術無國界」訴訟團隊進行採訪,他們以不方便為由拒絕了。一名志願者表示:「這是志願者團隊共同決定的。」在該團隊官網,展示了來自《人民日報》、新華網、CNN、Forbes等媒體的相關報導。

據該團隊官網顯示,他們選定了民權和移民律師Ira J. Kurzban作為代理律師,後者預估他們需要籌集至少35萬美元來啟動訴訟進程。端傳媒曾於7月20日致信Ira J. Kurzban,他表示自己與有意願挑戰10043號令的中國學生有過聯繫,但目前還沒有被僱用作為代理律師,不方便討論此案。

「ANB學術無國界」於7月20日發起籌款,截至發稿日,已籌得12.38萬美元。該團隊的公眾號於8月15日更新進展稱,將與律師進行溝通,希望減少開啟訴訟的籌款金額。

2021年7月3日,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抵達佛羅里達州舉行集會。
2021年7月3日,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抵達佛羅里達州舉行集會。

「人生感覺完全混亂了」

2020年2月,陳輝在中國度假結束,回到瑞士準備美國簽證的申請。此時,他已把在美國的房子租好了。以往每次去美國開會、旅遊,在拿到簽證前總會被額外check (行政審理) 一個月,他猜想可能是自己的專業比較敏感。

但隨着疫情加劇,美國關閉邊境,駐瑞士大使館暫停對外辦公,陳輝的簽證也失去了下文。

直到7月,大使館恢復運作後,陳輝收到郵件,稱他擁有國家利益豁免資格 (National Interest Exception, NIE) ,等到要飛往美國前一個月再告知大使館,將護照寄給他們貼上簽證頁,隨後即可入境。考慮到美國疫情仍然很嚴重,陳輝將博士後項目延期到2021年1月。這期間,隨着瑞士大學和實驗室重新開門,陳輝從博士期間的教授那裏獲得一個六個月的短期工作,結束了他長達五個月的「失業」狀態。一切似乎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知識應該是共享的且沒有國界的,但同時程揚揚強調,科學不等於知識,自然是沒有意識形態支配的,而科學是一個研究自然、創造知識的人為過程,並且主要是由政府資助的,本身就是政治化的過程。

然而,從9月開始,陳輝陸續看到新聞,不少赴美留學生受到總統行政令的影響被拒簽。據路透社報導,截至2020年9月的第二週,美國已取消一千多名中國公民的簽證,這是特朗普政府有意限制與中國軍方有關聯的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入境美國獲取敏感技術和知識產權。

這個時候,陳輝才意識到,這個政策可能和自己也有關係。他立即登錄簽證系統——最終查到了「被拒簽」的狀態。

短期工作即將在12月結束,而原本延期到1月的入學也變得不可能。陳輝迎來了計劃全部被推翻的居家生活。他不知道下一步在哪兒,失業帶來了重重焦慮和壓抑,「人生感覺完全混亂了。」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819-mainland-international-proclamation-10043-chinese-international-students/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