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的空氣汙染

·2 分鐘文章

人們在蒙古烏蘭巴托南部的土拉河冰面上玩耍,遠方是這座城市的髒空氣。家戶和發電廠燃燒的煤炭讓烏蘭巴托成了地球上空氣汙染最嚴重的首都之一。這一期封面故事的作者貝絲.嘉蒂納和攝影師馬修.佩利在報導空氣汙染時走訪了這座城市。攝影:馬修.佩利 MATTHIEU PALEY

撰文:李永適
攝影:馬修.佩利 MATTHIEU PALEY

還記得小時候,我常躺在臺北家前的院子,看著天上白棉絮一般的雲朵襯在湛藍色的天空上飄過,我浮想聯翩,在雲朵的形狀中尋找各種面孔。但隨著臺灣經濟起飛,在我上中學、大學的80年代,這般情景幾乎不再出現,臺北盆地似乎永遠籠罩著烏雲,極少看見藍天。大學期間我得了過敏性鼻炎,常常一打十幾二十個噴嚏,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真是苦不堪言。後來到外島當兵、出國念書,這過敏性鼻炎竟然不藥而癒了。

21世紀頭幾年,我到了北京工作,目睹了中國大陸經濟高速狂飆的一段歷程,也再次經歷了極為嚴重的空氣汙染,尤其在2010年前後,華北地區冬季的天空霧霾蔽日幾乎是常態。那時空氣清淨機是最火熱的產品,然而即使室內時時開著機器,在北京出生的二女兒,仍不免自小受氣喘之苦。

無論是臺北或北京,現在空氣品質都比當時有了明顯改善。然而這樣的親身經歷還是讓人心有餘悸,而本期我們雜誌中對空氣汙染的報導,更揭露了空氣汙染的恐怖事實:即使空氣品質指數看來正常,我們仍舊在空汙帶來的危害之中;它影響了COVID-19的致死率,而每年全球因空汙而過早死亡的人數估計達到700萬人之多。

這些新的資訊要求我們――無論是政府還是個人――都必須將空氣汙染當作頭等大事來對待。遺憾的是,我們卻往往把自己綁架在各種兩難抉擇之中,彷彿人們一定必須在貧困(犧牲經濟)或病痛(接受汙染)兩者之間擇一而受之。

儘管挑戰頗巨,也沒有一蹴可幾的解決方案,我仍舊相信我們有更好的選擇,本期文章當中已經指出了許多成功的案例,相信讀者能從其中找到不少靈感。真正的問題在於我們有沒有足夠的智慧看穿經濟與權力的既得利益者的詭辯,有沒有足夠的信心讓科學與知識引領方向,有沒有足夠的決心落實必要的變革。畢竟,我們每一口呼吸和我們的健康都是真正息息相關。

香港7-11及OK便利店,以及各大書店有售。

《國家地理》雜誌 香港訂閱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