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德黑蘭派系樂見拜登當選 伊拉克憂強硬派坐大

·3 分鐘文章

(法新社巴格達8日電) 伊拉克的親德黑蘭派系今天歡迎拜登(Joe Biden)當選美國總統,這讓巴格達官員和活躍人士提高警覺,擔心美國和伊朗關係趨緩,恐讓伊拉克強硬派坐大。

巴格達常夾在兩大盟友華盛頓與德黑蘭競逐影響力的拉鋸戰之中,2018年以來,美國總統川普對伊朗施加「最大壓力」,讓拉鋸戰更形激烈。

德黑蘭支持的伊拉克派系希望拜登翻轉川普政策,諸如轟炸強硬派組織、對親伊朗人士施加制裁等等。

伊拉克親伊朗派系、強硬派「真主黨旅」(Kataeb Hezbollah)的發言人末依(Mohammad Mohyi)表示:「川普的時代非常負面,是個破壞的時代。」

他告訴法新社:「我們希望新政府可藉由結束危機、撤出軍隊,解決這種情況。」

末依抨擊川普1月間犯下的「最大罪」,就是在巴格達發動無人機攻擊,擊斃伊朗指揮官蘇雷曼尼(Qasem Soleimani)以及對創建「真主黨旅」扮演關鍵角色的伊拉克最高指揮官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

那場針對性的攻擊讓伊拉克怒不可遏,國會投票通過要把所有外國軍隊逐出國外,但川普也不甘示弱,揚言對伊拉克施加癱瘓性制裁作為回擊。

許多人希望那種局面能有改變。

和伊朗結盟的「真主黨高貴者運動」(Harakat Hezbollah al-Nujaba)發言人沙姆馬里(Nasr al-Shammary)表示:「或許選個仰賴整合政策的人,可為國家間的合作鋪路。」

深具影響力的遜尼派領袖坎亞爾(Khamees al-Khanjar)同意這種說法。

他說:「拜登勝選是世界翻轉新頁、朝向穩定和對話的新機會。」

上述反應讓伊拉克部落客尤賽夫(Youssif)有點擔心,「那些昔日說美國『邪惡』、提出『美國去死』這種詞的政治人物,如今向拜登贏得總統大選道賀,就像一位老朋友贏了」。

由於鎖定美國大使館的火箭攻擊加劇,美國和伊拉克的關係今年稍早趨於緊張,5月間接任伊拉克總理的哈德米(Mustafa al-Kadhemi)試圖修補關係,8月在華府會見川普和政府高層。

哈德米當時也會見了民主黨籍的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他的幕僚告訴法新社,為了因應一旦拜登勝選,這是「開啟大門」的方法。

拜登打算採取什麼樣的外交政策目前幾乎不明朗,但他2003年曾投票贊成進軍伊拉克推翻海珊(Saddam Hussein),2006年還曾共同執筆一篇爭議性的投書,呼籲伊拉克什葉派、遜尼派和庫德族「3個區域大致自治」。

哈德米也道賀拜登當選,但伊拉克部分官員告訴法新社,有人擔心親伊朗派系或因「拜登當總統而壯大」,破壞哈德米收編派系的計畫。

還有人擔心拜登會對伊朗遞出橄欖枝,重啟前總統歐巴馬時代的核子協議。(譯者:鄭詩韻/核稿:嚴思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