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回籠 賽普勒斯觀光業漸復甦

(法新社賽普勒斯阿依納帕31日電) 賽普勒斯渡假小鎮阿依納帕除了豔陽下地中海閃閃發光的海水外,酒吧裡充滿跟著泡沫派對一起跳動的舞客。當地在熬過2年疫情帶來的嚴峻衝擊後,觀光客漸漸回籠。

不過,當地最主要觀光客來源之一的俄羅斯旅客,卻因為莫斯科侵略烏克蘭遭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 制裁,而不見蹤影。

賽普勒斯旅館協會(Cyprus Hotel Association)主席羅西德斯(Haris Loizides)說:「我們原本預估今年俄羅斯觀光客有80萬人。」

泛賽普勒斯旅館經理人協會(Pancyprian Association of Hotel Managers)主席安吉利迪斯(Christos Angelides)表示,俄羅斯旅客市場「一夕之間消失」,「沒人料到這個巨變」。

2019年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爆發前,當地1/5旅客來自俄羅斯,390萬觀光客中有78萬2000人是俄國人,成為賽普勒斯第二大觀光客來源,僅次於英國。

去年,儘管在嚴格的旅遊禁令之下,俄國旅客人數比例仍一度超過25%,入境的193萬觀光客中,近52萬人來自俄羅斯。

旅行社業者原本還寄望今年俄國觀光客人數可以重返疫情前的水準。

目前約有1萬8000名俄羅斯人是賽普勒斯的居民,濱海小鎮里馬索(Limassol)甚至有「地中海的莫斯科」稱號。

但在歐盟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實施制裁下,今年1到6月入境賽普勒斯的俄國旅客只剩下1萬7000人。

賽普勒斯觀光部表示,俄國旅客大減可能會造成該國觀光收入失血約6億美元(約新台幣180億元)。

隨著其他主要觀光客來源國家解除疫情限制,帶動強勁需求,賽普勒斯整體旅客入境人數已經逐漸反彈復甦。

今年1至6月賽普勒斯旅客人數達120萬人,幾乎是去年的5倍。阿依納帕(Ayia Napa)的白色沙灘也四處可見享受日光浴和參加派對的旅客。

儘管如此,這個數字和2019年同期相比仍減少了25%,當時的觀光客人數為163萬人。

安吉利迪斯說:「我們在某種程度上控制了損害,但龐大的旅客缺口無從填補。」

對於賽普勒斯旅館協會主席羅西德斯而言,除了俄國旅客驟減的巨大缺口難以填補外,烏克蘭戰爭還帶來令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

這場戰爭導致全球燃料成本飛漲,也造成電價飆高。

羅西德斯指出,在觀光客空調全開,對抗賽普勒斯的酷熱之際,旅館業者也面臨如天文數字般的電費帳單。他說:「歐盟對於這種情況必須要有補救方案,協助業者,特別是在通膨肆虐之際。」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