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不到的女兒:她在日本危殆,作為人權律師的父親卻被限制出境

·4 分鐘文章

唐正琪靜靜躺在東京一家醫院的病床上,靠人工呼吸機維繫生命。她身患嚴重的結核性腦膜炎, 已失去意識一個多月。此前一次手術,正琪從大腦到腹膜被插入了一根管子,以緩解腦積水症狀。醫生報告說她的腦幹功能幾乎喪失,僅大腦還保留着一些功能,能檢測到腦電波。

這個25歲的女孩看上去同許多在日本留學的中國學生沒什麼不同:在語言學校學日語,準備申請日本的大學,在N1考試結果出來後,開心地宣布「散步成功」。(N1是日語能力考試中的最上級,散步成功是考生之間『通過』了的暗語)。她的小名叫琪琪(キキ),和宮崎駿動畫《魔女宅急便》裏離開父母到異地做魔女修行的主人公名字一樣。她的微信頭像是水彩畫的紅裙女孩,朋友圈的封面是自己捧着櫻花的背影,她在朋友圈說想吃水果撈,日常會更新在日本看到的海邊日出、神社、老爺爺老奶奶開的小小和食店,偶爾也發幾張自拍。不幸的是,她遭遇了全天下父母最害怕在外讀書的孩子發生的事。2021年4月30日,她因病倒在獨住的公寓裏,直到那時,日本的老師和朋友才知道正琪的身份——一個維權律師的女兒。

她的父親唐吉田是一名維權律師,曾為艾滋病受害者、三聚氰胺受害者、土地被非法徵用的居民等弱勢群體辯護,2010年被北京司法局以「擾亂法庭秩序」為由,吊銷了律師執業執照,此後一直被國保重點關注。

日本的電視台播放有關人權律師唐吉田與患病女兒唐正琪的節目。
日本的電視台播放有關人權律師唐吉田與患病女兒唐正琪的節目。

得知女兒出事後,唐吉田買了去日本的機票,儘管此前他想前往香港看病被攔住了,朋友也告訴他有98%的可能性走不成。「我必須要試,我多走一步,就離孩子近一步」。日本政府出於人道主義為他緊急辦理了簽證,唐吉田也動用各種關係詢問國保能不能讓他出境看望女兒,又在5月19號去北京市公安局提交了信訪材料,都沒有迴音。

「我是抱着一定能走成的願望的。」6月1日,唐吉田啟程,計劃從北京飛福州、再飛東京,不料在北京大興機場就遇到阻攔。廈門航空的工作人員不讓他登機,因為福州邊檢通知他們「唐吉田不符合出境條件,堅持去福州還是會在下一個行程被攔下」。此時登機時間已過,但在隨行的日本記者的幫助下,唐吉田據理力爭,登上了去福州的飛機。朋友開玩笑說他享受了「VIP待遇」,因為中國有一些航班遲遲不起飛不是因為天氣原因或空中管制,是重量級人物拖拖拉拉不登機。

唐吉田渴望離女兒更近一步的願望在翌日破滅。抵達福州機場後,他被邊檢帶到問話室,警察和一直跟着他的便衣模樣的人交流後,口頭向唐吉田宣布,「依據出入境管理法第十二條第五項(即可能危害國家安全和利益,國務院有關主管部門決定不準出境)之規定,不允許唐吉田出境」。廈門航空的工作人員甚至撕掉唐吉田的登機牌扔進了垃圾桶。

唐吉田帶着撕碎的登機牌回到北京。6月28日,他通過視頻通話看到了女兒的臉。「好好休息,好好治療,快點康復,希望能早點看見你」,電話剛一接通,唐吉田就開始抽鼻子。正琪似乎對父親的呼喚有了些反應,眨了眨腫脹的眼睛。但她的眼神依然顯得空洞,無法聚焦。2100公里外的父親,用手揩去了眼角的淚。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708-mainland-tangjitian-daughter/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