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金山案】控方完成舉證 許金山不出庭自辯

星島日報
許金山家人到庭旁聽。
許金山家人到庭旁聽。

【星島日報報道】中文大學醫學院麻醉及深切治療學系副教授許金山涉以充滿一氧化碳的瑜伽健身球殺害妻子黃秀芬及次女許儷玲案今於高等法院續審,辯方下午重召證物警員陳晶倫出庭作證,辯方向陳直指他調轉涉案車輛內檢獲的車匙,並混淆列為證物的黃色瑜珈球編碼,陳回應指「我唔記得有發生過一件咁嘅事,另亦把檢獲一雙屬死者即被告次女許儷玲的藍色鞋子呈堂。

控方讀出控辯雙方承認事實,當中指出辯方呈上並予陪審團檢視過的深藍的Mini Cooper (車牌號碼:TX9137)與涉案黃色Mini Cooper (車牌號碼:GT1162)屬同型號及同一批次生產。雙方同意香港天文台在案發當天的一切天氣記錄,如溫度、雨量、風速風向等,及被告許金山於案發後直至被捕的期間曾出國8次,許亦於案發當日下午於威爾斯親王醫院為中醫學院三年級生舉行講座,及後亦在威爾斯親王醫院值班。

控方完成舉證後,辯方表示許金山不出庭自辯,亦開始傳召專家證人毒理學及臨牀藥理學專家Professor Nicholas Buckley作供,指自己是曾參與近30次動物實驗,亦是考科藍文獻回顧(Cochrane Review)的首席研究員,而受到國際認可的考科藍文獻回顧主力整合有關健康照護及衛生政策相關原始研究、並經同儕審查的系統性文獻回顧。

Buckley供稱動物實驗大多使用老鼠或兔子等動物,皆因體型較大的動物成本較為昂貴及更大的道德關注。Buckley亦指無論以高壓或常壓氧治療,實驗因對人體有生命危險及人道問題而不能在人體上實施。Buckley舉例指近年醫學界積極研究含劇毒的氰化物(俗稱山埃)解藥劑,已成功通過動物測試,但因動物中毒與人體中毒完全是兩回事,而該實驗則永遠不會在人體上實行,只能假定解藥在人類上有效實施。Buckley將於明天繼續作供。

法庭記者:劉曉曦

建立時間:16:46

更新時間:17:49

睇更多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