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隊不跟「光頭警長」割席,如何「嚴肅處理」岑子杰遇襲?

Kayue
The News Lens

文/Kayue

10月16日晚上,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杰被4至5名兇徒以鐵槌襲擊,頭部流血受傷送院,這是他近月來第二次遇襲,像早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遭伏擊一樣,顯然是有預謀的攻擊。

就在上星期五,機動部隊警署警長劉澤基在微博上建議把「連登」(LIHKG討論區)及民陣列為恐怖組織,「將他們的資金凍結直接炒家」,更稱「政治就是心狠手辣,不夠狠怎能達到目的」。

昨晚旺角警區刑事總督察吳德南向傳媒表示,警隊會安排軍裝警員保護岑子杰,又強烈譴責有關行為,但被問到劉澤基的言論時,他僅重申會保持中立及不偏不倚態度調查,不論受害人的背景和角色。

警隊不跟「光頭警長」割席,如何「嚴肅處理」岑子杰遇襲?
警隊不跟「光頭警長」割席,如何「嚴肅處理」岑子杰遇襲?

「光頭警長」言論違《警察通例》

民陣是由48個民間組織及政治團體組成的平台,早於3月底及4月底已舉辦兩次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遊行,過去幾個月的多次遊行集會當中,最大型的幾次也是由民陣舉辦,包括6月9日、6月16日、7月1日、7月21日及8月18日等,而在9月15日受10月1日原訂舉辦的遊行則收到警方反對通知書而取消,但最終仍有大量市民上街。

劉澤基到底憑甚麼證據,可以指控一個極度「和理非」、就連收到警方反對通知書也會取消遊行的組織是「恐怖組織」?如果只是個普通微博網紅胡亂說話,也許不用太花時間認真對待,然而他劉澤基是香港警察,在微博上亦使用「香港光頭警長」之名發言。根據《警察通例》第6章〈行為及紀律〉第34條︰

警務人員應經常避免參與任何足以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或任何可能使市民誤會會影響其公正執行職務的活動,尤其不能參與本章開首所界定的政治活動…

有關的「政治活動」包括「非為執行職務而公開發表政治言論(包括向傳播媒介發言)」,由此可見,劉澤基在微博上的言論應觸犯《警察通例》。

劉澤基早有公開批評法庭前科

事實上這亦非他首次違規,在10月7日,他轉貼《頭條日報》的新聞時批評裁判官的處事方法,更指「司法公正?可笑!」。他轉貼的新聞引消息指,警方申請搜查被警察槍傷的14歲學生寓所時,先後聯絡9名裁判官,被部分裁判官掛斷電話。

其後司法機構發聲明指出,有4位裁判官在假日當值負責處理緊急申請,如不服決定可依照現行司法系統的程序。換言之,假如有關報道屬實,即警方致電給最少5位並非當值的裁判官,掛斷電話是否不恰當,不能單憑報道判斷。

而且無論如何,他公開批評裁判官做法毫無紀律可言,不過警察公共關係科署理總警司江永祥在10月11日記者會上回應記者提問時,雖表示他們在記者會上基本上不會對法庭的判決、決定有「不必要的評語」,但對於劉澤基的言論只說「仍在了解當中」。

低級警員犯錯,高層不割

在過去數個月,警隊仇視示威者的例子多不勝數,就算不提各種鏡頭下拍得清楚的警暴,自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公開使用「蟑螂」指稱部分示威者後,不少人都拍到前線警員——包括新界南總區警司梁國榮——使用「曱甴」指稱示威者,而且即使江永祥在記者會上表明這種說法不恰當後仍未有改善,令人懷疑警隊能否有效管理下屬。

低級警務人員固然不能代表整隊警隊,然而劉澤基這樣公然指控民陣為「恐怖組織」,絕對會令人懷疑警隊內部如何看待民陣,以及會否公正處理岑子杰遇襲案。現時民調中有過半受訪者對警方「零信任」、逾三分之二受訪者認為應大規模重組警隊,因此警方理應公開交代如何處理劉澤基言論引起的紀律問題,否則就會令人懷疑警隊縱容襲擊岑子杰的暴徒,就像「721元朗黑夜」一樣。

不過觀乎警方一直拒絕承認有警員犯錯,加上劉澤基受邀參加國慶閱兵觀禮,相信警隊會繼續包庇其過火言論,正如警隊包庇前線警員隱藏身分行事、濫權濫捕一樣。

這篇文章來自

警隊不跟「光頭警長」割席,如何「嚴肅處理」岑子杰遇襲?
警隊不跟「光頭警長」割席,如何「嚴肅處理」岑子杰遇襲?

你應該會有興趣看...

☞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

☞  最新民調結果︰民意仍然堅實,處境造就升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