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不要叫精神病人看開點

·4 分鐘文章
image

沿著雲層狹縫之間透射出一束束晨光在顯露神聖,光線折射在鋁製的公屋窗戶直接照到我的腳踝上。經歷昨晚一場下得凌亂不堪的滂沱大雨,今天格外晨光明媚,我往天台方向拾級而上,看見天空一片晴朗。

被精神病折騰了十分之一個世紀的我,經過那些年,遇見那些人,都逼迫我不得不哭泣和拭淚,沉浸在傷疤和副作用的日子裡,那時的我常疑惑生命的重量是否真的輕於鴻毛?這城市要的,是不是只追趕金錢、權力、慾念和其他甚麼似的。一直以來除了父母外,我的精神病好像都沒被身邊的人關心過?

我習慣了每天看著這個城市在崩塌,城市也習慣了每天看著我正腐爛,看著電視機裡的新聞報導,眼裡怎麼好像隔了一層紗布似的漠不關心,身邊人或多或少都無法了解精神病患者的心理,隨隨便便地說著「做人要看開點」、「不要讓藥物控制你的情緒」,這些話都讓我壓抑得無法排遣心中那些說不出的悲哀,吃精神科藥物的副作用有疲勞有嗜睡有手震還有其他陰性症狀,無辦法正常地有精神和體魄地做全職工作,「感冒發燒時吃的藥,你能不能說你可以控制藥物不讓你嗜睡?如果不能,為甚麼你卻要精神病患者去控制藥物帶來的副作用?」我總是悻悻然地回答這些來自電視劇集裡對精神病患者的提問。

「你甚麼時候認真做過一份穩定的全職工作?」,「為什麼你時常轉換工作?這對你好嗎?」,「為什麼要做那些與你學歷不相稱的辛勞工作?」病了十分之一個世紀的我,因為腦部受損和藥物影響,已經沒法如當初一樣不怕面對工作上的壓力,除了陌生人如家訪社工,家中那些高薪厚職的長輩、大學畢業的朋輩,他們都慣以高姿態來看待我,不懂得患者所面對的工作壓力,只著眼我為何沒找一份工式的工作,而不會聆聽我這名病患在工作上有甚麼難處。

今天我重返熱鬧的街道,看著商業廣告的溫暖,霓虹光管媚俗地閃爍著,這些都是繁華城市裡的星星月亮太陽。與鬧市相隔的這十年,社會好像跟著我一樣出現太多心理傷口,今天的我覺得這個城市的內心也好像精神病患者一樣,彷似一群焦躁的螻蟻,是我仍未痊癒還是社會實況?

問我「怎樣才能過不一樣的人生」

相信城市人沒誰沒有選擇困難症,升學、工作、擇偶、置業等,很難有誰會勇敢地跳出舒適圈,去選一些較低薪酬回報的工作,追尋高成本的夢想。要是這樣,唯一的辦法只剩下一股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敢,乘著三十歲前的年少輕狂,試著做不一樣的工作,見識不一樣的人和事,到三十而立,才會無悔地成熟起來,熱愛自己往後的人生。


投稿人:CHOW1990

___________________

[ 徵 你的活到盡故事/一次難忘旅遊經歷]
Only Live Once招募讀者投稿,分享你的人生故事或難忘旅遊事。

無論是非主流生活、突破自我或其他精彩的人生故事/難忘的旅遊體驗、計劃已久的深度遊或旅程中遇到的趣事,都歡迎投稿。
被揀選的故事將會發佈在此平台跟一眾讀者分享。
透過你的真實故事,分享更多人生可能。


投稿程序
1. 字數400-800,連同你的照片、相關旅遊照片等等;
2. Send 去 olo@verizonmedia.com
3. 一經揀選,會在一個月內刊登你的文章

*備註:投稿內容純屬讀者個人分享,其見解與立場與Only Live Once無關。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讀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