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真正的陪伴

·3 分鐘文章

遇見喪親的朋友,我們最會琅琅上口說句「節哀順便」。

有用嗎?

「沒有。」

那為甚麼我們還是會照樣說?

「因為不知道還可說些甚麼。」

很好的答案。那麼,因為我們不知道說甚麼而說的話,其實是為誰而說?

「……為自己。」

對。原來,我們想安慰對方,到頭來,最需要被安慰的是我們自己。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看見別人痛苦,我們也會感到難過,很想做些事去幫助對方,但又發現,面對死亡,我們無法改變,更感到無能為力。這種無力和無助的感覺並不好受,於是我們會開始嘗試做一些事情去改變現狀。不同的安慰說話和建議,原來到頭來只是讓自己感覺好過一點。

試問,對於一位剛失去摯親的人來說,感到哀傷難過、哭泣,正常嗎?

正常。

那為甚麼我們會期望一些「不正常」的事情發生呢?

真正的陪伴,不是要去改變對方的哀傷和痛苦。因為哀傷是真實的,痛苦也是真實的。我們可以改變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

我的母親九年前因腸癌去世。按她的意願,母親一直留在家中照顧,直至離世,亦因此遺體被送往公眾殮房。認領遺體那天,是一位從事殯儀業的女性朋友陪我處理。我還清楚記得門一開,我便看見母親的遺體在房間的遠處。我一面走近,雙手不期然掩著嘴巴,身體按捺不住的顫抖,眼淚不停地流下來。母親遺體的外觀變化很大,甚至是我無法接受的程度。迷糊在眼淚和震驚的感覺之間,我只感覺到那位朋友用力地攬著我的手臂,陪我一步一步地走近。

「死者姓名XXX,係唔係?」殮房職員問。

「係!」朋友答。

「身分證號碼 XXXXXXXX,啱唔啱?」殮房職員再問。

「啱!」朋友再答。

坦白說,殮房職員一連串的問題,以及解釋有關認領程序的資料,我一句也聽不進耳,其他的細節,我也不太有印象了,但事隔多年,我仍清晰記得這位朋友的「陪伴」—她沒有改變我的哀痛,但卻切切實實地「陪伴」我面對這哀痛的過程。我的哀傷,就是這樣,沒有被改變,但卻被「接住了」。作為一個哀傷的人,當下最需要的,原來就是這些。

感謝妳,讓我從喪親家屬的位置中,學習到「陪伴」的一課。

撰文:田芳
圖片來源: unsplash

文章節錄自《在終將告別前,學習哀傷》
這是OLO跟 蜂鳥出版 Humming Publishing 的合作內容,文章部分節錄自書本。

___________________
[ 徵 你的活到盡故事/一次難忘旅遊經歷]
Only Live Once招募讀者投稿,分享你的人生故事或難忘旅遊事。
無論是非主流生活、突破自我或其他精彩的人生故事/難忘的旅遊體驗、計劃已久的深度遊或旅程中遇到的趣事,都歡迎投稿。
被揀選的故事將會發佈在此平台跟一眾讀者分享。
透過你的真實故事,分享更多人生可能。

投稿程序
1. 字數400-800,連同你的照片、相關旅遊照片等等;
2. Send 去 olo@verizonmedia.com
3. 一經揀選,會在一個月內刊登你的文章
*備註:投稿內容純屬讀者個人分享,其見解與立場與Only Live Once無關。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讀者投稿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