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隆夫人》後台揭秘

星島日報
飾演Eva Perón的Emma Kingston演唱經典的《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唱功一流。
飾演Eva Perón的Emma Kingston演唱經典的《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唱功一流。

【星島日報報道】音樂劇迷有福了!著名百老匯音樂劇《貝隆夫人》(《Evita》)進行世界巡演,並首度於5月來港公演。消息一出令樂迷非常興奮,期望現場欣賞曾獲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的《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小記早前率先前往新加坡濱海灣金沙的萬事達劇院,先睹為快這齣音樂劇,更闖進後台,深入了解演出背後的絕密準備過程!

晚上七時半,萬事達劇院人頭湧湧,為的是欣賞音樂劇《貝隆夫人》(《Evita》),現場所見,不乏上班族、音樂劇愛好者、大學生,亦有老師帶領學生一起欣賞,也有人用作慶祝生日禮物,場面熱鬧。音樂劇於八時正開幕,故事講述阿根廷國母貝隆夫人(Eva Perón)由出身卑微至成為國母的傳奇一生,故事發生於1934年至1952年之間,一共兩幕,節奏明快,巡演班底的演技、舞蹈和唱功皆一流,女主角Emma Kingston更是獲得創作此劇的Tim Rice和Andrew Lloyd Webber,以及百老匯名導Hal Prince親自甄選,歌藝卓絕。

以下有少少劇透:《貝隆夫人》最經典一幕,必是第二幕一開始,貝隆夫人站在陽台(On the Balcony of the Casa Rosada)唱出神曲《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的情景,而Emma說她首次站在陽台的那刻感覺奇妙,「我穿上經典的戲服,即將演唱,那刻真正感受到自己在為別人唱歌。」她於五歲起經常與父母去看音樂劇,第一套是看《美女與野獸》,至十一歲時母親認為她應該學唱歌,她才接觸歌唱,「那時我還在想為何要去學,現在我很感謝她。」劇中多首歌曲她也喜歡,包括經典的《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You Must Love Me》,「《The Waltz for Eva And Che》也很特別,讓這兩個角色互訴各自的想法。」

其實Emma要由年輕演到早逝,由活力演至虛弱,每晚均燃盡所有能量,「Eva是一個每日為自己而戰的女性,尤其是最後重病,她已變得虛弱,但熱情仍在,我要維持這狀態演出,把所有東西都釋放出來。」她說累得完場後都直奔酒店休息,用蒸氣潤喉保聲,然後飲水、刷牙、睡覺。

如此疲累,她是如何準備每一天,在台上展示Eva的活力和強勢呢?小記於其演出前後,直闖後台解開謎團。由早上至中午,後台的服裝間忙於清洗、熨衫、修補戲服之際,Emma起牀後,享受一段只屬於自己的休息時間,「我太喜歡這工作,喜歡我的角色,我每天給自己一個完全休息的時間,放鬆自己,維持良好的心理狀態,例如今早我便花了一小時閱讀,沒有與任何人對話,好好休息,我認為這很重要。」

如果下午沒有訪問的話,她會自行管理時間,例如練歌。同一時間,假髮部在整理十一個假髮,當中三個是屬於Eva,而後台工作人員正在檢查布景、舞台、音響、燈光等設備。六時前往舞台,當然包括Emma在內,進行排舞、熱身和練歌,工作人員則忙於整理戲服、道具和進行測試。

約七時多,Emma急步前往個人化妝間,一手一腳化妝,變身年輕時的Eva!「我不喜歡趕急,至少化妝十五至二十分鐘,要化出心目中的妝容為止。」妝容偏向自然和沉色,「我一般會用深棕色和金色,有時會Mix。」她先打好粉底、畫眉、化眼妝,包括繪畫眼線、塗上下眼影、貼眼睫毛和塗睫毛膏。此時假髮部主管幫忙整理頭髮。之後戴上咪高峰,換戲服和戴上由真髮所造的假髮。還未完!再上碎粉、胭脂和塗鮮紅色的唇膏,反覆微調,終於大功告成!「臨完場的病容,則是即場卸妝,使眼窩顯得黝黑無神。」此時突然響起廣播,提醒各單位離開演出前還剩下十五分鐘,Emma於出場前完成密密麻麻的準備,認真厲害!距離演出前還剩下少許時間,她會安靜心神,全力以赴演出,「我即使是做過一百場,也可能有觀眾第一次看《貝隆夫人》,我希望在舞台上,啟發觀眾享受整個演出。」準備開演!

說回此劇,還有兩個核心人物。一是飾演貝隆總統(Juan Perón)的Robert Finlayson,舞台上的貝隆總統充滿霸氣、具野心,典型的軍人,Robert真人卻似文人溫文,「現實中,貝隆總統約高一米八,Eva卻很嬌小,但我和Emma的身高沒差那麼多,我要持續展開肩膀,姿勢筆直,演繹軍人的強勢。」不過在唱歌上,貝隆總統多為合唱,在準備上沒Eva或Che般沉重。

飾演哲古華拉(Che)的Jonathan Roxmouth,是Webber的超級「粉絲」,參演過《歌聲魅影》、《美女與野獸》等多部著名音樂劇,經驗豐富的他,說Che一角為他帶來挑戰性,「現實中他和Eva關心貧苦大眾,卻政見不一,Che在劇中既有旁白者的角色,亦呈現社會對這位阿根廷國母的反面聲音,叫人反思Eva這個人。」Che由頭到尾都充滿能量,台下觀眾不難發現Jonathan唱到汗流浹背,他亦不諱言每次演出後,耗盡全身力氣。Che在最後說了一句對白,留下了一個謎題給觀眾,先賣個關子,留待大家5月時去發掘!

睇更多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