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師而重傅,取學不取人

專欄作家
三文治

文學家余光中先生於二O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在台灣高雄病逝,享年八十有九。

詩人去矣。許多文壇前輩如李敖先生等,對余先生的人格狠辣批評。然而鄙人也是一句:取其學,不取其人。

儒家講究師道尊嚴,立下華夏尊師重道的傳統,孔子獲尊為萬世師表、至聖先師。士志於道,「帝者與師處,王者與友處,霸者與臣處,亡國與役處」,儒士可成帝王師,以師道右政勢、勸君臣、正民風、安邦國。「君師者,治之本也。」尊師和忠君為治國之根本,故儒家尤重師道。

金耀基教授一次在台灣演講,批評香港中文大學引進學生評核老師機制:「假如在半個世紀前錢穆先生任新亞校長的時代,你說要評鑑老師,我看那些老師會一腳把你踢出窗外去。在中國傳統的觀念中,講究的是『天地君親師』,師的地位是何等崇高與神聖!應該接受老師授業傳道的學生可以給老師說三道四,打分數嗎?」[1]在儒家禮治,這叫做失禮。

在政治上,余先生翻來覆去,惹人笑話。然則,我在香港中文大學讀過他的書,旁聽過他的課,算是我的老師。我的《中文解毒》系列,也是發揮余光中先生論現代中文及英漢翻譯的幾篇文章。[2] 余先生的中英比較語言學、中西比較文學及詩文實驗創作,雖非大成,但對於初學者,甚為合適。是故,余先生去世之後,任由其他人評說,我只是轉引評論公正的,以助文壇公論,我自己對余先生則是品學並論,不專論其品格而不提其學問。貴師而重傅,這是做學生的一點收斂,是我對自己的老師的禮,是儒家維護師道尊嚴的禮。「國將衰,必賤師而輕傳。」世道衰頹,正因是好多人賤師,隨便對老師惡意批評,肆恣攻擊。

李敖、余光中、胡蘭成,三位先生都是學有所成,但品格有虧。三人的全集,我在大學時期全部讀過。取其學,不取其人。學問與做人,有奇有正,相對於唐君毅、錢穆、徐復觀這些老先生的正,他們三人是奇。當然,由李敖講出,是別有喜感,正是彼此彼此。只是李敖是貫徹始終的壞,沒有遮掩。唐牟徐是真君子,矢志不渝。

我會開一個談新詩的沙龍,紀念余先生。詩人曾在香港的中大校園久留,為大埔山頭及吐露港寫下名句,今日大埔填海,高樓遮蓋,海灣美景不再,詩人之句,頗可緬懷。

 

-完-

[1]  二OO一年四月二十四日,金耀基教授出席通識教育論壇,以「我的學思歷程」,於國立台灣大學思亮館國際會議廳演講,批評教師評核機制。演講全文刊於《臺大校訊第六七O期。網上版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epaper/article.asp?num=670&sn=3079。

[2] 〈怎樣改進英式中文?──論中文的常態與變態〉,《明報月刊》,一九八七年十月月號。余光中於〈論中文之西化〉(一九七九)。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