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及盟友在訴訟戰線「且敗且退」 放棄多項廣泛選民欺詐指控

Erik Larson
·4 分鐘文章

【彭博】-- 隨著賓夕法尼亞州一樁重要訴訟的範圍收窄,而且曾在四個戰場州提起訴訟的支持者撤退,美國總統唐納德· 川普旨在推翻其2020年大選落敗結果的法律行動進一步萎縮。

川普團隊周日修訂了其曾大力宣揚、旨在阻止認證當選總統喬·拜登在賓夕法尼亞州獲勝的訴訟,放棄了最重要的普遍選民欺詐指控。周一,在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佐治亞州,與一個保守派團體有關、也提出廣泛選民欺詐主張以阻止選舉認證的四宗訴訟也被放棄了。

繼上周在法庭遭遇了幾場重大失敗後的大面積退縮,突顯了律師在為川普的選舉被「操縱」主張尋找證據支持方面遇到的困難。

「說剩餘主張很弱都是輕的了,應該說很荒唐,」紐約大學布倫南司法中心一個民主項目的負責人Wendy Weiser說。「他們甚至都不打算把任何指控建立在存在選民欺詐的基礎上,因為他們甚至無法找到任何證據表明這種可能性的存在。」Weiser並未介入此案。

修改後的賓夕法尼亞州訴訟周二將提堂,就算成功了,也可能挑戰不了數量足以顛覆該州選舉結果的選票;拜登在該州領先逾68,000張選票。川普競選團隊之前主張,以在費城和匹茲堡等民主黨據點投下的至多68萬份郵寄選票應該被認定為無效作為指控的中心思想,因為共和黨觀察員無法充分監督點票以防欺詐。

該訴訟現在聚焦於所謂的「有缺陷」選票這一更窄的類別。上周五,費城及其郊區的縣法院駁回了許多提出類似指控的訴訟,法官們稱川普競選團隊及其盟友無根據地斷言沒有錯誤的地方存在錯誤。該州已經表示,這些訴訟所涉選票不足以改變比拼結果。

事實還證明,為賓夕法尼亞州的案件留住律師也是川普競選團隊面臨的挑戰。之前因為參與此案而受到公眾批評的律師事務所Porter Wright Morris & Arthur LLP上周五已經停止代理。接手此案的律師Linda Kerns周一也試圖撤出,沒有給出任何理由。她說,Marc A. Scaringi將代表川普陣營。

延伸閱讀:川普競選團隊的一家律師事務所退出賓夕法尼亞州選舉案

川普陣營的回撤遭到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律師鄙視,後者稱該案的修訂「等於隱晦承認他們缺乏支持自己主張的證據」。

川普競選團隊周一表示,它堅持主張選票在沒有觀察員在場的情況下被不當計算了。修改後的訴訟仍然提到了68萬份郵寄選票,但不再將它們與特定指控聯繫起來。該團隊的傳播總監Tim Murtaugh周一在一份聲明中說,起訴仍「納入」了廣泛的投票欺詐指控。

「我們仍在主張有682,479張選票被非法、秘密清點了,」Murtaugh說。「我們的觀察員未能真正觀看唱票,我們仍將這一主張納入了訴訟。」

川普競選團隊還有一宗聯邦訴訟,尋求以廣泛欺詐指控阻止密歇根州選舉結果的認證。其已經提交了來自共和黨選舉觀察員的數十份宣誓書,他們宣稱自己在底特律一個會議中心的點票過程中目睹了可疑活動。但是川普競選團隊盟友的一宗類似的州法院訴訟上周五被一名法官駁回,該法官判定,這些選舉觀察員的宣誓書「不可信」,並且「充斥著對陰險動機的懷疑和猜測。」周一,密歇根州上訴法院駁回了有關撤銷該判決的請求。

就和川普競選團隊最初的賓夕法尼亞州訴訟一樣,上周與保守派組織True the Vote相關的原告提起了四起訴訟,聲稱在傾向民主黨的縣存在普遍欺詐。這些訴訟實際上要求聯邦法院阻止對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佐治亞州和賓夕法尼亞州選舉結果的認證,除非這些州最大城市和縣的所有投票均無效。

True the Vote已承諾提供證據,包括「基於數據分析的專家報告」、比對郵寄選票和州選民登記數據庫、美國郵政局記錄、社保記錄、犯罪記錄、機動車登記等材料,「通過使用複雜的開創性程序來確定非法選民和非法選票存在的程度」。

但是這四起訴訟周一突然撤訴,理由未予披露。True the Vote的律師Jim Bopp拒絕置評。

原文標題Trump and Allies Dial Back Voter Fraud Claims After Defeats (1)

(新增自第八段開始的內容)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