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情觀察:李文亮去世後互聯網上的一夜

端傳媒記者 陸發聵
端傳媒

2月6日至7日的這個夜晚,被輿論稱為新冠肺炎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的死訊,掀起了新冠肺炎疫情以來中國全網範圍最大的一次輿論海嘯,人們在各類社交平台哀悼他的死,要求政府道歉,更罕見出現了爭取「言論自由」的呼聲。截至2月7日凌晨6時,微博話題#李文亮醫生去世#收穫了6.7億閱讀,73.7萬討論;#李文亮去世#收穫了2.3億閱讀、20.9萬討論;話題#我要言論自由#收穫了286.1萬閱讀、9684討論。

李文亮早於去2019年12月30日在微信群發布有關華南海鮮市場疫情信息,為最早公開有關疫情信息的八人之一,後被武漢警方以「在互聯網發佈不實言論」傳喚、訓誡,一度被稱為「造謠者」。但隨著疫情擴散,內地輿論及官媒話風轉向,視李文亮為疫情的「吹哨人」。

6日晚間21點30左右,社交平台陸續出現李文亮的死訊;22點40分,《環球時報》的子報《生命時報》在微博發佈李文亮去世的消息,《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等官媒亦在同一時間發表微博致哀,《環球時報》同步在微博發起話題 #李文亮醫生去世,湧入大量網民討論。

在各類社交平台,人們哀悼李文亮去世的同時,亦表達了對其不公遭遇的憤慨,並轉發他在1月3日被武漢市公安局傳喚時簽下的「訓誡書」:

「……我們希望你冷靜下來好好反思,並鄭重告誡你:如果你固執己見,不思悔改,繼續進行違法活動,你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你聽明白了嗎?」

「明白。」

這封訓誡書的照片係李文亮1月31日在病床上接受治療時上傳至社交媒體。

截止2月6日23點16分,「李文亮醫生去世」在微博熱搜榜收穫超過兩千萬次搜索量,5.4億閱讀量、73萬討論度,問鼎榜首。但這一熱搜在接下來的15分鐘內迅速跌至190萬,隨後消失。

更令人意外的是,23時左右,《財新》記者從現場帶來一則消息,指目前李文亮「已經生命垂危,但在ICU使用ECMO搶救。」

隨後「李文亮去世」與「李文亮仍在搶救中」這兩則消息,開始從不同平台流出,一時難辨真假。

23點25分,WHO在其Twitter上發布悼念消息。隨後,《中國新聞週刊》於23时56分最後一次致電武漢市中心醫院ICU,對方表示李文亮醫生仍在搶救中。

2月7日凌晨零點20分左右,經濟觀察網發微博表示其記者在武漢市中心醫院ICU外確認李文亮醫生去世,其妻在湖北老家,身體健康。該貼指李文亮醫生於2月6日晚21时30分左右停止心跳,但用上了ECMO(葉克膜)進行搶救。

18分鐘後,武漢中心醫院發佈一條「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我院眼科醫生李文亮不幸感染,目前病危,正在全力搶救中。」的微博,再次引爆了網友為李醫生集氣祈禱的貼文,很多人表示「等一個奇跡。」

01時10分,率先發出李文亮死訊的《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發佈微博,稱「老胡得到準確消息,李文亮醫生仍處於被搶救中。」

部分網友開始質疑這樣的操作只是為維穩爭取時間,就連微博認證為「中共山東省委政法委員會」的「山東長安網」也發出微博表示:「能否讓逝者安息?」與此同時,大量未經來源核實的微信截圖在網上瘋傳,稱「因為擔心網絡輿論所以在人死了兩個小時後重新裝上ECMO」。

社交平台一片憤怒,有網友批評:「心跳停止,卻不讓人死,用時間換維穩,極其可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不要臣死,臣不得好死。」「要你死你才能死?明白了嗎?明白!」還有網友表示:「拖延幾分鐘,說還在搶救,這是輿論控制的老手段,這叫延宕情緒,直接公佈死訊公眾憤怒太大,要把憤怒轉化為對奇跡的失望。現在大家不就覺得憤怒少了很多嘛。」

事實上,在確認李文亮死訊的前後接近兩小時裏,各家媒體大多陷入了李醫生是「死亡還是在搶救中」的混亂,直到7日零點30分前後,包括鳳凰網在內的多家中國主流媒體才陸續證實了李文亮的死訊。直到凌晨3點48分,武漢中心醫院才發微博確認了李文亮死訊,網友迅速在下面回貼:「學到了兩個詞:政治性搶救 表演式搶救」。還有網友回復:「可以給剩下的七個英雄道歉了嗎?」

隨著李文亮去世的熱搜消失、死訊被確認,一波要求「言論自由」的討論迅速在微博上延燒。網友開始轉發《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截止7日凌晨1點12分,微博話題 #我要言論自由#共計收穫202.5萬閱讀量,超過8000條微博,該話題隨即被微博刪除。

在刪除之前,不少網民表示:「如果謠言是他的罪名,我們唯有以真話悼念,我們不能,我們不明白,我們不原諒」。有網友轉發八九學潮時爭取言論自由的老照片,表示:「就算你我都明白,不會有變化的,但也要發聲,永遠要發聲。」甚至有網友效仿香港反修例運動的五大訴求提出了對應版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撤回對李文亮的訓誡;撤回所有刪帖命令;撤銷所有因言獲罪的指控;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追究涉事官員責任;立即歸還人民言論自由。」

「我不想用各種縮寫同音詞來替換敏感詞,我想要正常說話。」

「我希望終有一天我能走上街頭,舉著李醫生的照片。」

2月6日至7日的這個夜晚,被輿論稱為新冠肺炎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的死訊,掀起了新冠肺炎疫情以來中國全網範圍最大的一次輿論海嘯。
2月6日至7日的這個夜晚,被輿論稱為新冠肺炎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的死訊,掀起了新冠肺炎疫情以來中國全網範圍最大的一次輿論海嘯。

還有網友寫道:「警察只是按要求訓誡,主播只是按稿子播報,後台只是按上面意思刪帖撤熱搜。大家都認為自己是好人,一切是生活所迫。只有當每個人都敢說「我拒絕撒謊」,「我拒絕執行」的時候,我們才不會在某一天求助無門,走投無路,像狗一樣地死去。但你敢嗎?你不敢。所以請記得,無論這個世界最終爛成什麼樣子,都是在我們的默許之下完成的。」

一篇《一個叫李文亮的普通人去世了,我會記得他》中寫道:「他也是個跟你我一樣,依賴生活的普通人……他喜歡肖戰、畢導和虎撲,他給「胖五」(長征五號)的活動點贊,他轉了聲援那位被殺的楊文醫生的文章,標題是《地獄空蕩,惡魔人間》……羅永浩發佈一款新手機,他都要發個微博。」

有網友寫道:「我不需要哪個領導出來道歉,也不需要有關部門革職什麼官員,我們總能找到壞人,卻永遠找不到原因。我們為英雄哭泣,卻只換來更多英雄犧牲。」

「李醫生就像是你樓下每天和你親切打招呼的鄰居一樣,他未必是有什麼英雄情懷去決心做些什麼,他在微信上最早發佈的疫情內容,也更像是一種對朋友的提醒。在災難到來之時,我們每個人或許都會像李醫生這樣憑著直覺保護我們的家人和朋友,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普普通通做人,普普通通做事,然而就連這樣的普通都招致了如此悲慘的下場,這興許是會讓所有人本能感到恐懼的事情。」

進入7日凌晨,#李文亮醫生去世#話題重新回到了微博平台。

「吹哨人死了,但我們要把哨子保護好。」一位微博網友在7日凌晨1點寫道,「我們會記住他,記住他吹響過卻消散的哨音……下一個需要吹響它的時刻,我仍然相信,會有一個並非英雄的人,在掙扎許久或是懵懂無覺的情況下,吹響它。」

「我只希望,到那時候,哨聲會被聽見。」

2017年7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但本文因關乎重大公共利益,我們特別設置全文免費閱讀,歡迎你轉發、參與討論,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瀏覽更多深度內容。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207-liwenliang-public-opinion/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