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單身漢年三十晚約老友團年:「我唔慣寂寞,想結婚」

農曆年三十,按傳統習俗,親友要聚首一堂食團年飯;然而偉林自12年前與女友分手後,至今仍獨自一人,為減團年夜的孤寂,只好約老友到快餐店食「團年飯」。

他慨嘆,朋友當中,有人已是爺爺,兒孫滿堂;舊朋友見面,但即使相約,都不會上他們的家,怕騷擾到其家人,在這一家人熱鬧團聚的日子,他坦言「唔慣寂寞,想結婚」。

農曆年三十的下午,葵涌光輝圍遊樂場內的小朋友正在分隊捉逐,遊樂場旁的樓宇看似剛上油、新簇簇的。背對這排樓宇,正是已經54歲的偉林,他帶着記者來到石灰色的大廈,爬了三層樓梯、走了一條僅容一人通過的走廊,來到他的住所:40呎的板間房。

房內只能容納一人,平日偉林打開房門,行前一步,便可坐在碌架床的下層,這亦是房內唯一可坐人的空間。至於,偉林的鄰居們,本有7伙,但在佳日當前,亦早已回鄉探親。

相約老友團年 「去大家樂大快活嗰啲,唔駛加一」

偉林一個人在這個月租1,800元的房間,房內無窗,空間僅容他坐下、起來和轉身,悶了就到樓下公園坐坐。

他目前單身,父母年幼時雙亡、無與其他親戚聯絡。「麼地道吖嘛?九點收工?好好我過嚟。」來電者是偉林相識十年的老朋友,他們今晚約了吃晚飯,飯後去逛旺角花墟;一個人生活,「我唔買花喇,好貴,花又快謝」,他們已決定於快餐店用膳,「啲餐廳茶記呢幾日都加一加二㗎,我哋揀啲唔會加一嘅食;去大家樂大快活嗰啲,唔駛加一。」

即將踏入狗年,其他人的拜年日程或許已經排滿,偉林暫未有打算,「聽日可能瞓晏啲啦,先再去食早餐」。

朋友已升級爺爺 相約亦不會上家 以免騷擾

他兒時住在紅磡山谷道邨,過年時和朋友四圍「派財神、逗利市、掟沙炮」,節日氣氛濃厚。屋邨拆卸了,朋友亦分散各區,有人更已是爺爺,兒孫滿堂。偉林指今年可能會約舊朋友見面,但即使相約都不會上他們的家,怕騷擾到其家人。

單身12年 「我唔慣寂寞、想結婚」

完整的家庭生活也曾出現在偉林的想像中,每逢大時大節,見到一大家人齊齊整整過年,他直言「都好羨慕」。12年前,前女友向他提出分手,指他不懂得遷就人,兩人從情人變回朋友,間中仍有聯絡。

現年54歲的他坦言,「我唔慣寂寞」,他平日會與樓下的小朋友玩耍,若遇到合適的人都想結婚,想看著自己的子女成長,可惜現在似乎「緣份未到」。

失業兩個月,偉林想在農曆新年假過後繼續求職,希望可以找到時間和上班地點都適合的工作。記者鼓勵他轉換新工作環境,會較易認識到女朋友,他笑了笑說:「順其自然啦!下次見你,我分分鐘生埋仔!」

單身人士缺支援 團體望財案撥款拯救街坊

社區中其實有不少跟偉林境況相似的人,未能上樓,只能屈身在劏房或板間房。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成員洪一蘭指,政府的支援較側重低收入家庭,遺漏了一班未上樓的單身人士,她期望政府在月底的財政預算案能重推類似關愛基金的津貼,並盡快落實長遠房屋政策如過渡性房屋、租務管制等措施支援基層市民。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去另一半屋企拜年】女生賀禮「撞牆」個案 送包米然後變ex?
【有片】屯門上演煙花匯演嚇喊嬰兒 網民:咁多高樓大廈,好危險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