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運動精神】國際體育義工Kelvin:握握手,原來真的可以做朋友

·3 分鐘文章
image

自費請十幾日大假,自付機票和住宿,坐十個鐘飛機去到地球另一邊,但是只能留在同一個城市,還要每日到指定地點工作四至八小時──誰會計劃這樣的假期?但這就是 Kelvin 的興趣,他是一位國際體育義工。

自小喜歡踢足球,Kelvin 閒時會教小朋友踢球。平日睇波,要感受所謂的現場氣氛,只能調較電視音量大小。2008年,因為「奧運就在家門口」,等待畢業的Kelvin閒來無事,報名做馬術比賽義工,第一次在現場感受運動賽事的強勁氣場,熱情從此「焫着」。

image

奧運、亞運、東亞運、歐洲運動會、世大運、青年奧運會……Kelvin 每一年都會參加一個運動會,這些年來做過十三次國際體育義工。事無大小,你想得出的都有可能需要義工幫忙。2011年在深圳舉辦世大運,部分運動員選擇抵港後轉乘大會巴士過關。Kelvin 的工作,就是每天早上六點去到皇崗口岸,確保巴士上的運動員安全過關,一個也不能少。

場地助理、賽事助理、招待貴賓、應付媒體、接待運動員……這些年來,各種崗位他都擔任過。雖然運動會的安排都是萬變不離其中,但是每個國家的處理手法都叫他大開眼界。阿根廷人不在意小問題,就算天花滴水,該範圍無人經過就不用理會。「在香港,第一時間就要擺一塊『小心地滑」警告牌,免責嘛。」Kelvin自嘲。

image

出席過大大小小的運動賽事的他,直言最喜歡青年奧運會。「現場氣氛非常愉快,運動員也比較享受賽事,不似大型運動會般嚴肅。」2010年的青奧在新加坡舉行, Kelvin 有天要負責在出入口站崗,但是當地天氣炎熱,沒多久他已被曬得「口燶面燶」。

“Hey!” 一個看似是中東國家的運動員主動跟他打招呼,Kelvin 勉強堆起笑容握手,手心突然傳來一陣涼意,原來是一個襟章。 “It’s for you!” 運動員咧嘴而笑。細看襟章,Kelvin才知道對方來自卡塔爾。原來,交換襟章是運動會的破冰方式。除了大會出品的紀念襟章,還有買不到的運動員襟章和義工襟章。大會鼓勵一眾運動員、工作人員、義工互相交換,認識新朋友。

image

他從此迷上襟章交換,「每個襟章三十至五十港元,這裏應該有……唉,我也不想數了。」採訪當日拿出兩大本珍藏書,估計內有數千個襟章。然而,兩本襟章書的價值,不在於金錢,而是在於交換的時候,大家本着善意,協助對方儲齊一套,大方交換重複的襟章,甚至因此認識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現實世界紛亂黑暗,體育競技是一股難得的清泉,提醒每一個人,人類社會本應追求真善美。

Kelvin 的 Facebook 不時有其他國籍的朋友留言,他也經常關心外國新聞。2019年,他去白羅斯擔任歐洲運動會的義工,回港後,香港迎來反修例運動。任憑波瀾壯闊,一切被逼歸於平靜。一年後,白羅斯發生反政府示威,多人死傷。那些熟悉的街道,在新聞畫面已成火光和血光。遠在天邊,近在眼前,Kelvin 同樣為之心痛。

image

然後,他想起,八年前在俄羅斯認識的同房義工,是一個阿塞拜疆人。最近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打仗,死傷慘重,對方在戰亂之中回覆他的問候:「我們打勝仗!阿塞拜疆萬歲!」Kelvin若有所思:「世界好大,或者,一時一刻的勝敗,不等於一切。」


採訪/撰文:伍詠欣
攝影:每木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PeopleofHongKong #東京奧運 #國際體育義工 #追求運動精神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