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重臨 兩萬基層凍薪4年 生活逼人有誰憐

·3 分鐘文章
政府今年初公布法定工資凍薪,基層僱員變相前後凍薪4年。
政府今年初公布法定工資凍薪,基層僱員變相前後凍薪4年。

政府今年初公布最低工資凍薪,令約二萬名基層僱員前後被凍薪4年,加上疫情下通脹重臨,打工仔、基層市民紛紛希望政府多加施以援手。不過,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昨日卻撰文指,社會普遍對社會政策有誤解,認為最低工資是保障個人基本收入,但若然一家四口因只有一人工作而未能餬口,綜援及職津制度便能互補,為有需要家庭提供適當幫助。有勞工界代表批評羅的說法「離地」,直斥「與其說公眾誤解政策,不如話局長不了解市民期望」。

羅致光表示,社會有人對最低工資、綜援及在職家庭津貼都有誤解。例如認為最低工資應定為「生活工資」,即一個人賺錢可養活一家人;綜援就是若一個家庭有成員失業,不論家庭貧富,都可透過綜援給予這家庭成員失業津貼;亦有人認為在職家庭津貼應是「兒童發展津貼」,不論家庭是否有在職成員,兒童都可獲津貼。

旨意綜援低收入職津互補

羅指出,最低工資雖然設定工資下限,但並非以保障家庭基本收入為目標,單靠賺取最低工資要養活一家四口十分困難,綜援及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能提供互補,為有需要家庭提供適當幫助,有關制度仍需要不斷優化,應對社會轉變,不排除日後需要新的政策工具。

羅又指,社會上仍存在對綜援受助人的負面標籤,令不少低收入家庭不願申請,加上市民不了解綜援制度,誤會領取綜援便不能工作,導致很多符合申請資格的低收入家庭都沒有申領,亦導致領取綜援人士缺乏增加收入動機,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就可以針對有關情況。

勞團斥離地局長不知民苦

港九勞工社團聯會(勞聯)副主席、勞工顧問委員會勞方委員譚金蓮批評,「與其說公眾誤解政策,不如話局長不了解市民期望」,她指現實情況是工資水平過低,當局今年初公布凍薪,由於最低工資是兩年一檢,對上一次調整是2019年,而下一次調整需等到2023年,基層工友變相4年沒加人工。她又指,羅的說法令人感覺他對自己政策滿意,而未有了解基層工友的生活實況。

譚舉例指,有些工友例如是婦女、疫情下失業的中年人士,即使努力希望重投職場,可能只可以找到基層的工作,只要願意工作,政府應該為他們施以援手,惟現實情況是上述政策都會加諸不同的門檻,變相不鼓勵工作,而羅提及的各項措施都變成「四不像」,未能符合社會需求,甚至形成惡性循環。

羅致光指社會普遍對最低工資、綜援及在職家庭津貼都有誤解。
羅致光指社會普遍對最低工資、綜援及在職家庭津貼都有誤解。
譚金蓮
譚金蓮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