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聲稱採訪到朱軍的記者,和他的「獵殺受害者」同盟

端傳媒中國組 發自香港
·3 分鐘文章

12月22日,一條「#朱軍首次回應#」的熱搜話題再次引發中國大陸網民對弦子訴朱軍性騷擾案的關注。距案件首次開庭20天後,拒絕出庭、在事件中一直保持沉默的央視主持人朱軍,於個人微博轉發其受訪長文《推開K127那扇門,朱軍「性騷擾」案真相調查》,並表示自己「承受了巨大恥辱」,「從未觸碰過那位女士一分一毫」,希望「毫無證據的就給人處以私刑」不會成為社會慣例。截至當日晚,這條微博被轉發6千餘次,收穫近4萬條評論,位於評論榜首的網民回覆質問朱軍:「清者自清,那你為啥不出庭」。

《推開K127那扇門,朱軍「性騷擾」案真相調查》一文由微博帳號「一個有點理想的記者」(下文簡稱「理記」)撰寫發布,截至發稿已有超過5千萬閱讀,2.1萬次轉發。作者自稱,經多方調查和實地走訪,發現弦子在微博對被騷擾時的描述,和與警方筆錄中是不一樣的,主要體現在未披露性騷擾細節、性騷擾場所非密閉、曾有十幾人進出等。在文章中,理記還將為弦子在微博發聲的網友麥燒同學稱為「某發達國家環保NGO組織工作人員」,文末又表示弦子、麥燒頻繁接受境外媒體訪問並參與相關活動,朱軍則在社交媒體中被「凌遲」,公眾活動也不再露面。

針對這些質疑,弦子、麥燒與代理律師王飛隨即發文回應。作為直接當事人,弦子重述了案發的經歷細節,表示這是一次對公眾的公開「筆錄」,指責理記「移花接木」,並再次聲明希望得到法院的公開審理。弦子在陳述中對理記披露的細節均一一回應及反駁,指其被侵害期間僅四人曾進出——兩人為朱軍身邊工作人員、兩人為觀眾,自己則因不信任和過於恐懼失去了求助機會。與此同時,麥燒也解釋了參與朱軍案的緣由,更表明其曾任職的環保組織從未涉及女權相關項目。弦子的代理律師王飛,則闡述了調取監控視頻、要求被告到庭等條件的正當性。

輿論分化和MeToo運動的互聯網發聲困境

在弦子微博評論區,支持她的網民佔多數,不少人提到自己的經歷: 「也許同類之間有一種特殊的磁場,讓我一開始就能感應到你的痛苦,相信你說的都是真的,不管發生什麼都有我們在呀,歷史和善良的人們永遠站在你這邊」。也有人贊許弦子公開經歷的做法十分「勇敢」:「公開的人是一束束微光,他們可以在社會、司法等層面對性暴力事件有所影響,在推動立法、在搭建心理救助通路上有所幫助。」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1223-mainland-xianzi-metoo/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