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厚江榮休無想過入商界

星島日報
鄧厚江榮休無想過入商界
鄧厚江榮休無想過入商界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不是捉到大賊就最開心,幫人解決難題令對方開心,我就開心。」走過三十四載執法光輝歲月,警務處監管處處長鄧厚江屆退休年齡,本周五交還警察委任證,五十七歲的他笑言是「被逼」退休;但暫時無想過加入商界或進入政府「熱廚房」。對於有同袍爭取延遲「咬糧」,他個人深信受出生率低和人口老化等問題影響,延遲退休年齡是大勢所趨。

鄧Sir於一九七九年中大工商管理學系畢業,隨即投身警隊由見習督察做起,再攀上管理階層,整整三十四年,「望返轉頭,入行都是一個原因,就是鍾意扮演警察這個角色。」他透露,「小時候看曹達華、艾朗西探長等已被吸引」,外表毫不像「差人」的他憶起走在前的日子︰「幫到別人有最大滿足感。」

話說早年在「環頭」當更,有巿民拾來三十多卷菲林,原本無人理會,打算扔掉,他心想說不定內裏有重要資料,決定自資沖曬,竟發現全是結婚相,即努力尋找事主,「看到他的眼神,已知他滿是感激,否則給老婆怪責一世。」

在工作上,他獲得成功感,更看到人性。當年他負責掃黃賭毒,接獲報趕往九龍塘舊木屋區緝捕毒犯,「破門入屋見到滿白粉,有兩兄弟在場,哥哥即刻企圖攬上身,他不僅說『白粉全部是我的,與我弟弟無關』,是用雙手攬住所有白粉。現實每個人因為不同原因選擇自己的路,但絕對不是想像中壞人做甚麼都壞,好人做甚麼都好。」

他亦見證了「老闆」由「事頭婆」變為特區政府。九七年前,警隊視自己為「皇家僕人」(crown servant),以管治為主要目標;九七年後,警隊提出清晰的核心價值,要表裏如一,此舉令同袍釋放創意,有助改善警隊制度,接獲投訴也減少。

時間在指縫中溜走,將屆五十七歲的鄧厚江,較一般公僕已多做兩年,談到有聲音爭取延遲退休年齡,他相信這是一個挑戰。他個人認為,本港人口出生率低,退休人士比適齡工作人口多,而其他國家早已延後退休年齡,如英法均逾六十,本港現行規定一般公僕在五十五歲退休,卻取消長俸制度,「點解五十五歲逼他們離開?現時五十多歲的人仍精壯健康,能夠工作,如果不用他們,除令社會失去機會,更成社會負擔。我聽到警隊、社會其他界別都有這個訴求……有兩股勢力在角力,估計延後的聲音會愈來愈大,我看是時間問題,我們何時將退休年齡推後。」

暫時無想過加入商界大展拳腳,對政府「熱廚房」亦沒認識和沒興趣,鄧Sir打算先行利用一年時間學習放下從未令自己失望的警察角色,「去旅行兼做自己鍾意做的事」,例如出海玩風帆、打高爾夫球、彈電子琴等。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