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俊宇專欄】返學嘅日子好幸福 有冇曳同學坐隔離?

鄺俊宇
·2 分鐘文章
【鄺俊宇專欄】返學嘅日子好幸福 有冇曳同學坐隔離?
【鄺俊宇專欄】返學嘅日子好幸福 有冇曳同學坐隔離?

人生裡最無憂無愁的日子,應該是還在讀書的時間吧?那時候不察覺,還抱怨功課與考試太多,但當你出社會工作以後,你就會開始懷念上學的日子。

試細心想想,在學校裡的日子是怎樣過的?可能每個年代也不太相似,我是八十後,成長於八九十年代。如果以九十年代初的小學來說,應該是每班擠滿同學,差不多每班四十多人的課室。你有一個屬於你自己的坐位,較頑皮的同學或會在自己的枱上留些記號,甚至鑽一個小孔,怎樣鑽?不知道,反正有一個學期的時間,你每天用鉛筆在同一個位置鑽,日子有功,半年後都可以見到「成績」,但當然,這是不允許的,若被老師發現,你可能會被重罰的呢。

課室裡的座位也有細微、有趣之處,有靠牆身的一邊、有靠近窗口的一邊、有最後一排的、有最前一排的,我覺得這些都是較特別的「位置」,當然還有老師前的兩個座位,坐在那裡,注定你要非常留心聽書,通常是最乖或是最「坐唔定」的同學坐,按老師的喜好吧?在就讀小學的六年裡,你或多或少坐過特別的「位置」,又或是在調位時遇上有趣的鄰座同學。這說起來也很有趣,有些後來與你聊得很投契的鄰座同學,往往在初相處時,都是比較沉默,但當後來一熟落過後就不得了,可以一聊就聊上一整天,這也往往使老師安排再調位的原因。

【鄺俊宇專欄】返學嘅日子好幸福 有冇曳同學坐隔離?
【鄺俊宇專欄】返學嘅日子好幸福 有冇曳同學坐隔離?

所以說,能成為彼此的鄰座同學是一種緣份,當中有些是投緣的、有些是比較冷漠的,你往往記得誰與你聊天聊到給老師責罰吧?這也是一種福氣,在你沒有帶什麼文具時,有人會願意借給你,甚或你就是負責帶齊文具的那個人,每次由你借給其他同學。

那段日子,當時可能學得太規律,但現在回想起來,能夠每天回到同一個課室、坐同一個座位、見同一班同學仔,這件事本身已經是一份幸福了。

想追蹤更多最新最好的親子資訊?請瀏覽我們 親子頭條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