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俊宇稱原想擔當緩和角色 最大遺憾是不能與事主說話

·1 分鐘文章
鄺俊宇說,有處理危站及社工的經驗,相信能夠適當判斷。(連漪婷攝)

前年反修例事件期間,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墮樓身亡,死因庭繼續展開研訊,時任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出庭作供。

他表示,前年6月15日在立法會收到消息,並接獲市民求助,表示有人在太古廣場或有輕生念頭,希望他到場協助,考慮到自己作為社工及立法會議員,能否緩和事件,而事主展示的文字或想以死明志,認為是不能接受,決定到現場了解。

鄺俊宇提到,在4樓平台向警方提出希望與事主溝通但被拒,自己想擔當緩和角色,最大遺憾是不能與事主說話。至於有否考慮過未必有良性後果,鄺俊宇表示,根據自己過往作為區議員,曾經有處理危站及社工的經驗,相信能夠適當判斷,明白有風險,但至少要提供協助。

被問到他的存在會否引起政治衝突,令場面不受控制。鄺俊宇表示,在前年6月的其他事件擔當過緩衝角色,部分警員亦接受他的協助,強調他只想大家平安。他又說,事發前一星期處理過十多場警民對峙事件,事件在他介入後亦無惡化。

鄺俊宇提到在現場逗留約4、5個小時,在晚上8時許從警方獲悉事主情況穩定,事主到晚上9時許墮下,是突然發生,自己亦情緒崩潰,以為事件可以平安但做不到,形容是人生好難受的事件,亦是好大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