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下班走入社區 自組「民間防疫小隊」

·4 分鐘文章

印象中的醫生、護士,都是穿着一身白袍,在冷冰冰的房間裏為病人診症,總帶著幾分疏離感。但今年一月中開始,「民間防疫小隊」的一群前線醫生、護士、醫學生卻脫下白袍,走訪大街小巷,向露宿者、獨居長者等基層噓寒問暖,親授防疫知識,更自掏腰包,花費逾10萬元為有需要的人提供防疫物資:「只有一同努力,才可以打贏這場仗。」

民間防疫小隊由十人以內的醫生、護士、醫學生組成,他們與非牟利組織合作,利用工餘時間探訪基層人士,教授正確防疫資訊,派發防疫物資,或幫忙搜購口罩,以合理價錢賣給有需要的人。民間防疫小隊的梁醫生說,前線醫生是抗疫的最後一道防線,所以希望將防線推前到社區:「我們的角色就是盡量去把關,希望派出去的物資都合規格,信息一定是經過Fact check的。」

前線醫生 從醫院走到社區

「我們探訪過一位獨居伯伯,因為口罩數量不多,他非常節儉,不敢用,不敢外出,甚至買餸、生活用品都應付不了,平常的送飯服務又停止了,只能不吃飯、少吃幾餐飯。」梁醫生連月來利用工餘時間接觸基層,就遇過不少令人揪心的情況。他知道,眼前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很多獨居長者都在面對同樣問題,所以他們會儘量按不同人的需要,為他們送上不同的物資:「我們一直都在從社工、幫助他們的人身上學習,想更了解他們的需要什麼。」

梁醫生在瑪麗醫院工作,平時他會與病人建立關係,慢慢了解他們的需要,走出社區,亦如是。梁醫生知道自己醫生的身份或會嚇怕基層市民,所以探訪時不會刻意表明身份,只會藉著溝通去與對方建立關係,再將正確資訊傳遞給對方。他曾遇過有的露宿者不願意戴口罩,會找很多藉口去拒絕,說戴上口罩會不舒服、無法呼吸,但經過兩個多月,當社工和小隊重覆去接觸他們,終於能夠他們慢慢建立關係,產生信任,令他們願意戴上口罩,他笑說:「相信我們的社工、不同團體也下了不少功夫。」

這個只有不足十人的團隊,自成立而來,便四出為市民撲口罩,小隊的醫護、學生自己夾錢買物資,至今已耗近10至20萬元,被Cut單、截貨、遭海關阻撓,都無阻他們將合規格的物資,送到有需要的人手上:「我們的團隊規模很小,做到的事不多。如果你也有能力,希望可以出一分力去幫助身邊有需要的人,不論是樓下的看更、隔離鄰舍,都希望能夠幫到其他人。」

醫學生走出教室 學做好醫生

「以前一直都在埋頭苦幹,學習醫學上的知識,但原來要將學到的知識傳遞給有需要的人是有一定的難度。」醫學生Karen為民間防疫小隊的一員,這次她走出課室,來到社區接觸基層市民,是一次嶄新的體驗。她以前從來沒有想過,原來負責街道、大廈清潔的清潔工友,裝備竟是如此不足:「有的可能有一個N95口罩,但已經用了十日,我們從未想像過。」她更發現,有的工友對防疫知識有錯誤理解,以為口罩可以在清洗、晾乾後再重用,在接觸他們的過程中,更發現不少人的口罩薄如紙,細問之下原來已經洗過幾次。

放下課本,親身走進社區,接觸到不同群體,令Karen學懂要理解他們的需要,才能明白他們的想法,提供貼切有用的防疫資訊。服務過程亦令她一路反思,原來除了在工作以外,還有很多途徑可以運用自己學過的知識、技能,去幫助有需要的人:「以前會想怎樣做個好醫生,但原來做個好醫生除了是一份工作,還有很多可以做的事。」

撰文:Kathy Lam
圖片: @民間防疫小隊 Facebook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