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複墮胎的女孩:匱乏的避孕教育和被忽視的性意願,只有墮胎是自由的

王小芸在門診的廁所還沒蹲好,一灘血流了下來,她下意識地用手去接,死胎落在手上。王小芸感到一陣虛弱,母親走進來用衛生紙把它包住從她手上拿走。

「似(是)男娃哩,尼(你)看尼(你)這造孽。」母親說。

「這還管男娃女娃捏(語氣詞,與「呢」相近),尼趕緊先把額(我)人先給我弄好。」王小芸說。

一切都在按照醫學步驟進行。此前,用過藥的王小芸已經用瑜伽球上躥下跳了幾個小時,醫生告訴她見血後才能進行引產操作。王小芸已經懷孕超過3個月,所以要做引產而不是流產。躺進手術室之後的操作全部在麻醉中進行,王小芸全程一無所知。

那是2016年,王小芸15歲,懷孕6個月,第一次墮胎。那個時候,剛讀完初中的王小芸進入陝西省西安市一家衛生技術職業中學就讀護理專業。這不是她最後一次墮胎。今年21歲的王小芸成年前後的幾年裏總共經歷了3次墮胎,第二次也是引產,只有第三次是懷孕一個月左右時進行流產。

同是西安人,13歲便來到市裏打工的趙果也在不到16歲的時候經歷了引產。今年22歲的趙果總共墮胎5次,這些也發生在她青春期的尾聲和成年期的開始。除了第一次,王小芸前思後想之後決定叫母親來陪診,後面兩次父母都不知情。而趙果的五次墮胎則幾乎無人知曉,包括她的父母。

王小芸和趙果的故事仍然發生在中國不同代際的年輕女孩身上,隱藏在每年數以百萬計的人工流產數據裏。性教育的缺失並不足以解釋,當中國從計劃生育走向鼓勵生育,流產的低齡化和適齡生育意願低迷的矛盾。或許應該承認這樣一個事實:從女孩到年輕女性,涉及性的決定從未完全掌握在她們手中,只有墮胎,是自由的。

意外懷孕

當王小芸第一次聽到胎心跳動的聲音,她的第一反應是趕緊打掉。不是害怕心軟,也不是因為直面而慌亂,那個聲音只是在提醒她,這不是她想要的,要及時止損。

但得知自己當時已經懷孕6個月時,王小芸自己也感到驚訝不已。現在回憶時,仍然如此,「太離譜了,」她說。

很長時間內,王小芸都沒有覺察到絲毫異常。她只是總覺得犯困、噁心,月經也沒有再來。到了後期嘔吐越來越厲害,王小芸反而更瘦了,她甚至懷疑自己得了什麼大病,但還是沒有想到懷孕。直到一次課上,老師提到孩子的性別由男方決定,王小芸聽到此處才恍然大悟。「因為我老喝酒熬夜加上吸菸,例假我也從來都不記,以為一個月不來或兩個月來一次也很正常,結果就鬧那個事,太離譜了,就真沒有想到。」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801-mainland-high-adolescent-abortion-rate/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