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舒漫歌失準 羞恥想尋死

東方日報
·2 分鐘文章
鍾舒漫(右)與鍾舒祺姊妹同心,每次面對困境總能輕鬆面對。
鍾舒漫(右)與鍾舒祺姊妹同心,每次面對困境總能輕鬆面對。

歌手鍾舒漫親揭因為心理情緒問題,搞到似失憶不懂唱歌,她笑着否認有認知障礙,不過自責像失去做歌手的能力,感到羞恥,曾閃過尋死的念頭。

鍾舒漫(Sherman)坦言2016年開始唱歌不穩定:「發現我啲氣好浮,啲聲好唔實淨。」最嬲是看醫生做了多次檢查,均指聲帶冇問題,更被讚聲線夠厚,她說:「唔通我精神有問題?」

被誤會有認知障礙

她坦言因為唱不到歌,問題變得複雜:「今日做咗件事,聽日冇晒記憶,唔識做番!」此番話被誤以為她有認知障礙,她說:「唔係呀!可能有小小誤會,我做咗好多資料搜集,我個問題係同心理有少少接軌,可能我對自己要求太高,係無形嘅,谷得太行有反後果。」

她解釋一直不說出來,因為覺得好羞恥:「話畀人知我係歌手,但我冇呢個能力好似以前咁,有種羞恥感。」最終她覺得聲音問題與情緒有關:「我覺得唔係抑鬱,但呢件事真係令我有想離開呢個世界,當然我唔會去做傻事,但我唔想面對,我想走,我把聲係最緊要,我會因為咁自我價值都冇埋,呢個先係最大問題。」積極的她強調自己抱正面態度,相信終有一日可以做到,只需時間慢慢解決問題。

回復自由身的她,今年會多跟妹妹鍾舒祺合作,建立屬於她們的自家頻道,定期拍片與眾分享。Sherman知道人生有好多挑戰和困難,但兩姊妹總能輕鬆面對,因為有信仰支撐。提到Sherman去年捲入金錢糾紛,舒祺坦言最大教訓是信錯人:「喺感情上好易被呃,包括友情,我係對人失望o架!平時我好少表達自己,今年好想藉歌曲表達吓,睇清楚呢個世界。」

鍾舒祺唔急造人

2年前舒祺已經簽字註冊,但婚宴因為社會運動及疫情,已經改動了5次,暫定今年11月擺酒,她笑言:「我淨係想盡快結婚,呢個係人生成就嘛。(造人計劃呢?)我冇努力過,希望2年後先實行。」不欲公開與幕後人Steve拍拖的Sherman說:「雖然依家世界同以前年代唔同,藝人私生活可以好公開同分享,只係我個人選擇係咁,從來都係被動嘅。」被妹妹爬頭結婚的她,暫時未有衝動嫁人。

鍾舒祺坦言去年最大教訓是信錯人。
鍾舒祺坦言去年最大教訓是信錯人。
鍾舒漫最驚聲線有問題,失去做歌手的能力。
鍾舒漫最驚聲線有問題,失去做歌手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