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命火通報拖延 半個香港食毒煙

·4 分鐘文章
濃煙罩海:貨船起火後(箭嘴示),海面籠罩大片煙霧。
濃煙罩海:貨船起火後(箭嘴示),海面籠罩大片煙霧。

青衣以南的昂船洲海面日前有貨船發生大火,烈火焚燒15小時,期間運載金屬廢材的貨船釋出濃煙及刺鼻氣味,但大火自前日(2日)下午約5時半起火後,政府延遲逾6個小時通報,跨部門更零應變,期間,深水埗區空氣污染物一度最高超標10倍,可能含有致癌的二噁英毒煙籠罩半個香港,葵涌、荃灣、美孚、大角咀甚至沙田的約數十萬九龍、新界居民驚惶一宵、吸「毒煙」多個小時,不少市民及寵物都因吸入刺鼻濃煙不適!有議員批評政府無及時公布造成恐慌,促請改善緊急事故通報機制,以及徹查起火原因及毒氣成分,釋除公眾疑慮。

前日下午5時26分,一艘盛載近3,000噸金屬材料的貨船突然起火並冒出大量黑煙,濃煙隨風吹往西九龍地區。多艘消防船及水警輪雖趕至現場,但火勢一度猛烈,至當晚11時09分,消防把火勢升為三級,並動用滅火輪水炮和滅火喉灌救。火勢延續至昨晨8時20分終被救熄。消防指,船上共15名船員獲救,事件中無人受傷。

然而,這場火警卻暴露政府跨部門應對異常事故全無章法。保安局指,事件發生後,保安局緊急事故支援組一直與消防處、警務處及相關政府部門保持緊密聯繫,密切留意事態發展。但政府從消息發布、安撫民心、處理大規模異常氣味及毒氣均束手無策。

深水埗區空氣污染物超標10倍

環境保護署的各區空氣監測站當晚錄得多區空氣質素不佳,當晚10時,深水埗區的可吸入懸浮粒子(PM10)及微細懸浮粒子(PM2.5)分別超出標準5倍及10倍。慘淪「毒氣區」的有西九龍區,美孚、長沙灣及大角咀一帶煙霧瀰漫,遠至青衣、九龍塘及沙田區的市民亦報稱聞到濃烈煙味及燃燒塑膠氣味。有多區居民已因濃煙及無法呼吸,向地區議員詢問濃煙及刺鼻味道何來?是否需撤離時?但緊急事故支援組卻沒有任何安排。

期間,居民只能自救,有人關窗閉戶,有人抱幼兒離家,有學者則在互聯網上教導濃煙下的生存法。直至深夜11時41分,即大火燒足6小時後,政府新聞處才後知後覺發出新聞公告通告事件,但通告只提及火警,沒交代濃煙攻佔半個香港的事。

石籬邨居民誤以為火警急疏散

葵青區區議員林紹輝表示,事發當晚石籬邨近百居民以為有火警,更一度緊急疏散,消防人員到場檢查後,居民才獲告知有貨船起火,他怒斥政府後知後覺,引起市民恐慌;民協深水埗團隊亦批評,火警後一直未有政府部門作新聞公布,以致市民沒法及早關窗預防毒煙攻擊,更有街坊反映有寵物因吸入氣體嘔吐,要求政府有關當局交代相關事件的通報機制。

專家倡設立跨部門協調小組

立法會議員鄭泳舜認為,政府應改善緊急事故通報機制,並公布事件中毒煙所含的物質,釋除市民疑慮;健康空氣行動政策倡議主任賴嘉梨直斥,負責監測空氣污染物的環保署未有派人到場是失職,認為該署應在事發後即時交代各污染物濃度,並建議市民採取關窗戴口罩等相應措施,又建議政府要設立跨部門協調小組處理類似的緊急情況。

海事處發言人回覆指,本周三下午約5時半接報事件,隨即派員前往現場調查,事件中沒有收到受傷或油污報告,該處會跟進調查事件。至於涉事貨船於巴拿馬註冊,名為「AFFLUENT OCEAN」,於5月31日由內地南沙進入香港水域,原定於香港完成裝載貨物後離開前往越南。

環境保護署則回覆指,事發當日傍晚時分維港主要吹西南風,以致火警產生的濃煙隨風吹向深水埗及葵涌一帶。根據環境保護署空氣質素監測站的數據,深水埗及葵涌錄得的懸浮粒子濃度在周三晚8時後上升至較正常高的水平,維持數小時,兩區昨早的懸浮粒子濃度已逐漸回落至正常水平。火警時產生的濃煙主要是懸浮粒子,而該等濃煙影響的大多是火場附近的地方。一般而言,火勢受控後,火場附近空氣中懸浮粒子的含量會隨着濃煙消散而下降。

昂船洲海面:貨船火勢前日入夜後仍未消減,不斷冒出濃煙。
昂船洲海面:貨船火勢前日入夜後仍未消減,不斷冒出濃煙。
消防滅火輪昨晨仍向貨船射水。(李國健攝)
消防滅火輪昨晨仍向貨船射水。(李國健攝)
受毒煙影響地區
受毒煙影響地區
貨船起火噴毒煙事件簿
貨船起火噴毒煙事件簿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