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連科:疫劫之下,無力、無助和無奈的文學

端傳媒

我一向懷疑今天的文學有人們說的那種大意義。

這緣由來自兩個起源點,一是偉大的文學早已浩如煙海,該寫的似乎已被前人寫出或寫盡;二是偉大的文學,必然產生於適宜它產生的時代裏。而今天,這時代屬於網絡與科技,屬於別的什麼,文學只是這個時代的邊緣與配角,而非自十八世紀末,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那樣兒,文學是世界舞台上的一角文化立柱和主演。

產生偉大文學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除非天才才可以得到上天之眷顧,寫出逆世橫生、驚天動地的偉大作品來。至少在中國,產生偉大作品的時代已經悄然結束了,如今的現實和情勢,是我說的難以產生偉大作品的時代吧。世界文學已經有了十九和二十世紀二百年一整體的光耀與輝煌,人類歷史已經對起文學了。餘落作家該做的事,就是盡力要把配角演出光彩來。在許多的小說、電影、戲劇裏,配角的光彩是勝過主角的——我們不懈不懈地探求和寫作,大約也就是為了這點意外吧。為了意外的偉大而寫作,但我們也不會忘記主角終歸是主角,配角終歸是配角的扮演和歷史分工這當兒事。默認文學的邊緣不是一件壞事情,它讓我們知道在這個時代作家僅僅是作家。知道作家在這個時代裏,他(她)想幹什麼和他們只能幹什麼。

新冠肺炎到來了。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312-mainland-yanlianke-helpless-literature/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