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暴警聖誕前清場丟被鋪 通州街露宿者需瞓紙皮:連暖包都掉埋

防暴警聖誕前清場丟被鋪 通州街露宿者需瞓紙皮:連暖包都掉埋
防暴警聖誕前清場丟被鋪 通州街露宿者需瞓紙皮:連暖包都掉埋

聖誕佳節普天同慶,但一班無家者連基本禦寒都成問題。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早前接獲深水埗區的露宿者求助,指20多名防暴警察以「要查案」為由,於冬至期間一連兩天(21及22日)突然走入通州街公園,聯同康文署職員和清潔工進行「清場」。據知,他們威嚇和要求露宿者在15分鐘內離開公園,否則會作出拘捕,又迅速將露宿者未及收拾的個人物品丟棄。

協會表示,過往的「清場」行動少有由警員執行,而且事前會作通知,形容今次政府部門在冬天節日期間出動是「趕盡殺絕」。有露宿者因日間出外工作,被鋪、床褥等全被丟走,現時只能睡在紙皮;也有人損失現金、證件、衣物,但無奈難找住處,只能重返公園,對於警員隨時再次來到,他們均感憂心。

深水埗通州街公園一帶,一直是眾多露宿者的集中地。其中昌新里閒置行人天橋上和通州街行車天橋橋底,過往都是「露宿者之家」,其後被政府部門以「妨礙衛生」等為由,陸續清拆圍封。露宿者失去聚居地,但他們不少是傷殘或輪椅人士,難以找到合適住處,只被「迫遷」至附近的通州街公園內。據了解,平日有至少50名露宿者住在通州街公園內,當中大部分是5、60歲的本地人,亦有部分人來自越南等地。

數天前,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接獲公園內的露宿者求助,指防暴警員、康文署職員和清潔工突然來到「清場」,並丟掉了不少個人物品。據協會幹事指,正常程序下如要進行清潔行動,清潔工人會事前張貼通知,告訴無家者有關安排;而事後協會曾向康文署了解,對方表示,當日他們只是執行「警務處要求」,而該行動為警方處理涉及犯罪事件。惟協會質疑,出動防暴警察驅趕露宿者沒有理據,且警員並沒對物品進行搜證,只是直接丟到垃圾站內。一班露宿者損失慘重,有人較幸運於垃圾站找得回部分物品,也有人遺失了大部分家當。

「話我哋污煙瘴氣,我地瞓覺之嘛」

40來歲的阿明,事發當日出外上班,防暴警察到場時,他不在公園,「一返到嚟,成張床都唔見晒,連啲暖包都掉埋。」他表示,當天友人「自身難保」,只幫到他收拾到少量衣物,而被丟走的被鋪、床褥,是由不同慈善機構逐件送贈,他儲了一年有多才能集齊,「唔係成日有得派嘛,天氣咁凍連張被都掉埋,真係好過份。」

現時所見,他只能在地上鋪上紙皮,加上一張由朋友借來的薄被,找一個較不當風的位置作「床位」睡覺。阿明認為,沒作通知就清走物品很不合理,而露宿者只不過無法負擔住處,就常被抹黑趕絕,「話我哋污煙瘴氣,我哋(想找地方)瞓覺之嘛。平日我哋自己會掃垃圾,都唔想搞到啲清潔工人。」

「難聽啲講,(遺了最貴重的)係尊嚴,政府唔當我哋係人。」

50來歲的阿強(化名)指,21日早上11時多,約30名防暴警察突然來到通州街公園,著公園內的露宿者 「15分鐘內即刻執嘢走」。當時有人向警員表示因物品甚多,希望能「畀多少少時間」,但對方沒有答允,更指「你唔執就我執」,之後又將露宿者趕離場,稱「再唔走就連人都掉上垃圾車」。殘疾人士阿強指,當時衣服也未穿好便要趕着收拾物品,而在場警員不斷以粗口呼呼喝喝,「搞到風風雨雨,佢哋完全冇應有嘅形象,每當有人出聲,就幾個人圍一個人。」因此沒有人敢提出反對。 

阿強指,在匆忙中他損失了約600元現金,該數目為他一星期的開支,領取綜援的他坦言未來只能再度節衣縮食。但談到遺失最貴重的物品,他說:「難聽啲講,係尊嚴,政府一味淨係趕絕,都唔當我哋係人。」

「係咁趕我走,可以去邊?我都唔知可以去邊。」

露宿三年陳先生(化名),當日亦有在場,他指,該些進入公園的警察穿着防暴裝,亦有蒙面,腳部患肌肉萎縮的他,只可在事後回到垃圾房拾回物品。陳先生透露,過往他任職運輸業,但其後無法工作,依靠綜援難以負擔租金,「睇過區內啲價錢,一個床位都要1,800蚊,人多又污糟,房就完全唔使諗啦,所以不如瞓呢度好過。」他認為,政府一味驅趕的做法很不公平,「一係佢就畀間屋我住,係咁趕我走,可以去邊?我都唔知可以去邊。」

記者在聖誕節當日到訪,有露宿者表示,當日早上8、9時,有市政職員帶警察到場協助清理,其家當放在公園一旁,迅速被清走,大部分衣服被沒收,但暫時夠暖。他估計早前有保安被打,市政因此加強巡查。另一名露宿者則指,之前市政到場前會提醒,但當日卻未有,「嗰日我訓晏咗,一嚟到就收收收,我都廢事同佢講咁多」,他稱衣服被收走,現時只剩一條穿洞的褲,現時急需多一條棉褲。

亦有露宿者指,市政職員連續來了三天,當日早上5時起床收拾家當後,將家當放在天橋下後離開上班,「平時得閒就睇實唧,我要番工呀,一唔喺到就清晒,好慘呀好慘呀」,現時他的行李篋內幾乎空空如也,只剩牙刷、紙巾等日用品、一件夾綿背心及兩件運動外套,他稱明晚天氣轉涼,現時急需長袖衛衣,「我番工要著衫」。有東涌教會趁聖誕節到場派紅豆沙及向露宿者傳教,他們未聽聞有人來掃場,「唔怪得明顯少咗好多嘢,之前擺滿晒」。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薛錦屏指,平日政府部門清場,會在前一日貼紙通知,而過去一些在通州街公園的聯合行動,雖然也曾有警方、地政處、民政處的職員參與,但大多是由康文署方面執行,從沒試過如今次般由防暴警員出馬。她又指,組織以往曾提出不少建議,包括在公園內加設儲物櫃讓露宿者放置物品等,在鄰近地區如台北亦有不少對露宿者友善的政策,但反觀香港,只是一味驅趕,「加欄杆、不斷清場等等,其實露宿者冇地方住,最後都係會返嚟。驅趕令佢哋分散晒,反而令關心佢哋嘅機構更難做嘢。」

薛錦屏續指,長遠而言,希望政府增設能宿舍、宿位,「無家者有八、九成都係單身人士,現時嘅一啲社會房屋多數以家庭出發,我哋希望,未來政府可以改善政策,承認佢哋都係社會嘅一分子。」

《香港01》就事件向康文署查詢,發言人指,署方一直十分關注通州街公園的日常管理和設施使用情況,並已採取一連串措施加強公園清潔和管理園內秩序。為防止及打擊吸毒行為於公園內發生,署方安排職員及護衞員加強巡邏,亦不時與警方進行聯合行動。於2019年12月21日及22日本署與警方到通州街公園進行聯合行動。警方負責打擊吸毒及其他犯罪行為,而該署職員則負責清潔場地設施及處理無人認領的雜物。有關行動並非針對露宿者。在行動期間,該署職員清理公園內的垃圾和清洗地面。在清理期間若有無人認領的雜物,會暫時存放在公園內3天而不會即時掉棄。署方表示會繼續密切監察場地清潔的情況,並已聯絡相關政府部門為露宿者提供適當的支援,亦會與協助露宿者的相關團體保持溝通。

警察公共關係科回覆查詢時則表示,深水埗警區一向高度關注區內的毒品活動,並掌握區內的黑點情況,透過積極情報收集、市民舉報、派員巡邏及策略性的執法行動,打擊有關毒品的活動。就區內的毒品活動,深水埗警區於12月21至22日在通州街公園及醫局街附近一帶進行代號「晴天」的反罪惡行動,派員掃蕩相關的罪惡黑點。發言人指,行動中,人員共拘捕6名男子,年齡介乎42至64歲,他們涉嫌販毒或藏毒等,並檢獲懷疑毒品等證物。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暗黑西沙路】街燈兩月壞三次 地區人士促查根源
【2019地區回顧.九龍】8.31太子理大圍城 黃大仙蒸魚碟抗催淚煙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