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大細超 燒烤露營仍被封

·5 分鐘文章

當「萬人除罩」的馬拉松順利舉辦、公眾海灘已開放,食肆也放寬至最多12人一枱,惟露營地點及燒烤場依舊無了期封閉,市民隨時被告。本報記者日前直擊馬鞍山昂平營地仍有不少人違規露營,有人在新娘潭路的停車場燒烤,而漁護署封閉設施期間相關檢控逾1,100人,為疫情前的31倍。有關注團體不滿營地及燒烤場仍長期被封,早前收集逾5,500人聯署要求重開;學者狠批政府政策矛盾,認為可設立申請機制,讓場地有序重開。

「露營畀漁護署票控,隔咗半年要我交罰款!」本地零確診維持一段長時間,政府早前放寬部分防疫措施,多人聚集的公眾海灘及泳池也陸續開放,而郊野公園戶外範圍亦獲豁免戴口罩,惟在該些區域內的燒烤場地及露營地點卻遲遲未解封,市民陳先生(化名)早前因露營而被票控,拖足半年後要他上庭認罪繳交罰款,令他深感無奈。網上亦有不少網友分享被票控經歷,有人在西貢大網仔的營地被檢控,亦有人憂慮會被重罰,慨嘆露營慘過做賊。

本報記者近日在馬鞍山昂平營地附近,發現至少兩組營友正在露營,惟根據現行政策,不論在指定露營地點與否,市民在郊野公園露營均屬違例,漁護署更在封閉營地後高調派員巡邏,按該署資料,自去年7月15日場地封閉至今年10月底,共向逾1,100名違規露營及燒烤人士採取執法行動,是疫情前(2018/2019年度)相關檢控宗數35宗的31倍。根據《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規例》,在有關場地關閉期間,任何人均不得進入圍封範圍,違者即屬違法。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2,000元及監禁3個月;在指定地點外進行露營或燒烤等生火活動,最高可分別被判罰款2,000元及監禁3個月或罰款5,000元及監禁一年。

記者巡視多個熱門露營地點,發現除了全部被膠帶重重圍封外,更在荃錦營地張貼檢控單張,圖文並茂警告市民切勿闖進。

兩周內逾5500人聯署要求重開

創辦網上行山專頁「香港山女」的阿珊指,大型活動順利舉辦,除罩跑步的萬人馬拉松亦相安無事,卻一直封閉郊外空氣流通的露營地點,政策令人費解。她收到大量營友意見,更有人被票控,他們都希望在無法出外旅行之時能夠合法地在郊外露營。她指曾透過熱線向當局查詢重開時間,卻一直只獲官腔回應,後來發起網上聯署,短短兩周已收集逾5,500名市民聯署要求重開,反映山友對重開營地殷切,並已提交相關部門。

不但露營地點長期封閉,郊野公園內的燒烤場,康文署管理的泳灘燒烤爐,亦一律重重封鎖,大美督燒烤場的燒烤爐更鎖上鐵蓋。就讀小四的倪同學日前與家人在鶴藪水塘享受行山樂,她憶述對上一次參加學校旅行,已是一年級的事情,盼望能夠盡快重拾與同學一起郊遊的快樂日子。然而,記者日前在新娘潭路一個停車場,看見一班年輕男女自備工具,在私家車後燒烤,與身後長期被封的燒烤爐相映成趣。

教育界:港府政策缺乏彈性

香港教育政策關注社主席張民炳指,政府的防疫政策矛盾並缺乏彈性,郊外空氣清新,播疫風險遠比市民每日逼在交通工具低。他又指,當局可考慮為燒烤場設立登記機制,可由學校向部門申請並提供學生人數及時間,並規定每爐最多4人等,相信能夠有效管理及追蹤。

議員陳恒鑌亦指,本地疫情已清零,郊外活動亦有益身心,政府應隨着疫情緩和而檢視政策,相關設施亦應該重開,況且封閉場地市民亦會光顧私人場所,引致擠迫有更高播疫風險,故建議部門初期在營地及燒烤場設立登記制度並派員巡視,已能做到有效防疫安排。

漁護署發言人指,雖然近期本港病毒個案數目維持低水平,但全球疫情仍然嚴峻,社會有必要保持防疫警覺,署方現時未有計劃重新開放露營及燒烤地點,由去年7月15日關閉設施至今,共接獲約250個有關場地安排的查詢或意見。

康文署發言人指,燒烤及露營是群體活動,容易有緊密的社交接觸,市民在燒烤飲食時會脫下口罩,病毒傳播風險較高,因此現時仍然暫停開放燒烤場及貝澳營地,以減低病毒傳播風險。場地自去年7月暫停開放至今,分別收到70宗燒烤場及23宗貝澳營地的投訴。陳恒鑌已報名參選立法會新界西南地區直選,同區參選人包括陳穎欣及劉卓裕。記者林建平

本港疫情緩和,惟封閉近兩年的郊野公園燒烤爐及露營地點依然重開無期。
本港疫情緩和,惟封閉近兩年的郊野公園燒烤爐及露營地點依然重開無期。
非官方營地的東龍洲大草原,每逢周末都帳篷滿地,反映市民露營需求殷切。
非官方營地的東龍洲大草原,每逢周末都帳篷滿地,反映市民露營需求殷切。
大美督燒烤場同樣封閉多時,康文署更為每個燒烤爐鎖上鐵蓋。
大美督燒烤場同樣封閉多時,康文署更為每個燒烤爐鎖上鐵蓋。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